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首页  »  家庭乱伦  »  极品少妇之诱惑

极品少妇之诱惑
第1章 被美女抢劫了

  作为一个刚刚入行不久的出租车司机,罗峰万万没想到,第一次夜班,自己竟然被抢劫了。

  “美女-――三思啊!”罗峰手握着方向盘,脖颈传来了一阵冰凉,深夜昏黄路灯照射的街道,没有其余的车辆。罗峰的眼角余光瞥了一眼坐在身旁的女子,瓜子脸,柳眉凤眸,朱唇轻闭,肌肤如玉,美貌如花。

  不过,这却是一朵带刺的玫瑰。

  她的手中拿着的是一把家常削水果的小刀。

  “用这刀来抢劫,太不专业了吧。”罗峰忍不住嘴贱地咕哝了一声,身旁的女子立即横眉竖起,哼了一声,“废话少说,马上用最快的速度,往钟落潭的方向!”

  罗峰一踩油门,车子疾奔而去――

  车内安静了许久,罗峰忍不住发出了建议,“美女,如果劫财的话,我身上没几个钱,你拿去就是了-――如果,”罗峰有些不好意思地顿了下,“如果劫色,我不放抗。也不用那么麻烦跑到钟落潭那地方。”

  一旁的女子眼眸流露出怒意,朝着罗峰狠瞪一眼,“快开车!”

  车子在公路上风驰电掣地前行,罗峰的眼角余光不停地瞄着身旁的美女,从她胸口此刻的急剧起伏,罗峰感受得到,她似乎很焦急。“美女,你这样抢劫不专业啊。”罗峰不甘寂寞地继续开口了,“刚才你应该直接大声地跟我说,‘要不快开车,老娘就在你脸上留下两道疤痕!’瞧,这样多有气势。”罗峰摇头一叹,“一看你就是第一次出来干的,生疏啊。”

  柳眉面色一窒,眸子瞪着旁边开车的罗峰。她都没想到,第一次‘抢劫’,竟然还碰上了个这样的奇葩,谁面对着劫匪还会这么侃侃而谈,简直是犯贱啊!

  “哎,美女。”耳边再次传来罗峰的声音,“你一不劫财二不劫色,难道你抢劫我,就为了让我送你到钟落潭?”话音一落,罗峰的眼角余光瞥见美女的脸色竟然红了一下,当即内心狠狠一个抽搐。

  我去!还真的猜对了。

  车内一阵寂静。

  “有十万火急的事?”罗峰试探着问了一声,见柳眉默不出声,罗峰当即微笑地摇摇头,“把刀放回去坐好吧,你保持这样的姿势,我实在很难狠下心来加速啊!”

  闻言,柳眉一怔,下意识地低头,瞥见自己胸口的一抹春光已经不知何时乍泄,酥胸半露。当即轻呼了一声,身子直接缩了回去,连抵在罗峰喉咙上的刀子也顺势收回。

  “果然是不专业啊。”罗峰面不改色地开口,“如果我要走的话,刚刚就可以急刹车了。”

  柳眉一惊,正想继续刀子架上去――

  “别动!”罗峰声音一喝,“俗话说得好,助美女为快乐之本!坐稳了。”

  柳眉愣了下,目光落在罗峰的身上,这一个年轻的司机,给她的感觉跟普通人有着绝大的不同。虽然自己一上车用刀子对着他,可似乎由始至终,这车内,都是他在掌握着局面,自己这个‘劫匪’反倒没有主动。

  唰!

  车子如风驰电掣般冲了出去。

  超越了柳眉所想象的速度,整个车身都发出了低沉的轰轰声音,仿佛马上便要超出了它的负荷――

  柳眉的脸色瞬间苍白了几分,紧抓住身上的安全带。虽然很害怕,可并没有让罗峰减速,因为她更加迫切地想要快点抵达目的地。脑海中想起了半个小时前接到的那个电话,柳眉的眸子更是流露着迫切焦急。

  “美女-――”在这样的高速之下,罗峰竟然还轻轻侧脸地开口说话,“怎么称呼?”

  “啊――”柳眉下意识地惊呼了一声,眼眸睁大,前面已经是一个急转弯了。“小心啊!”话音落下,罗峰一抬眼,这时,脸庞突兀地流露出一阵笑容-――

  无比自信,同时无比怀念的感觉!

  这一刹,罗峰的手迅速操纵着车辆,在柳眉眼花缭乱之下,车子竟然直接唰地一下,干脆利落地漂移一转,呼地朝前风驰电掣般驶去!整个过程,车子的速度竟然没有任何减缓――这可是接近九十度的转弯!

  漂移!

  柳眉惊魂未定,目光望着罗峰,一个年轻的出租车司机,竟然能够玩出这么一手出神入化的漂移! 简直匪夷所思。

  “美女,怎么称呼?”此时的罗峰仿佛只是做了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他更关心的是自己刚刚漂移之前的那一个问题。

  “柳眉。”柳眉直接开口,她可不愿这家伙再为了这个问题而不停地分神,不可否认他的车技确实出乎柳眉想象中的强大,可柳眉实在不想再冒险了,刚刚漂移的一瞬间,她感觉心跳几乎都要蹦了出去。

  “青青柳条,螓首蛾眉。好名字啊!”罗峰赞了下,突然再侧脸,“那姓什么?”

  柳眉的脸一黑,“柳――”

  罗峰这才意识到自己问了个什么样的问题,当即识相地闭嘴。片刻,再一次扭头,“柳眉小姐,多大了?”

  “还能不能认真点开车啊!”柳眉终于忍不住爆发,凤眸睁大,心头有种想要再次将那刀子抽出来的强烈冲动。

  呼!

  车辆风驰电掣地呼啸而去!

  一个小时的路程,罗峰直接半个小时赶到。当然也可以想象罗峰明天会收到多少张罚单了。

  “到了。”罗峰并不在意,而是含笑地朝着柳眉开口。

  柳眉迅速地解开了安全带,推门下车,迅速跑了几步后,身影顿了下,折返回来,走到罗峰的窗前,“我在紫荆中学高三七班,今晚给你造成的损失,明天你来我学校,我给你赔偿!――多谢了。”柳眉道了一声谢,旋即转身,眼神匆匆地打量了一眼这片区域,身影迅速消失在黑夜中。

  “高三七班-――竟然还只是个高中生啊。”罗峰脑海中浮现起刚刚不介意间看到的火辣春光,点了一根烟,长吸了一口,顿时吞云吐雾,“大半夜的,一个高中女生跑来这片厂房聚集的地方,到底是为什么?”

  罗峰目光扫了一眼外面,这片区域是各种厂房林立,非常的混乱,此刻深夜时分,远处还不时地传来路边大排档的劈酒声音,在昏黄的路灯下,成堆的垃圾四处洒落-――

  这是龙蛇混杂之地。

  沉吟了会,罗峰推门下车,迈步朝前走了过去。

  路边不少装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一路朝着罗峰招手,“帅哥,要不要吃个快餐啊。”

  第2章 都很不专业!

  罗峰很快便看到了柳眉的身影。

  前方不远处的街边烧烤档旁边,两名醉醺醺的中年民工一前一后地拦住了柳眉的去路,脸庞流露出淫秽的笑容-――

  “小姐,一个人啊。”其中一个中年民工手中还拿着一个啤酒瓶,朝着柳眉咧嘴笑着,同时一只手摸向了柳眉的脸-――

  柳眉身影闪开,面色低沉,“滚开!”

  “哎哟,还是个辣妹子啊。”身后那人哈哈大笑了起来,“我喜欢!”说罢,直接宛如饿虎扑食一般冲了上来。

  砰!

  柳眉陡然间回身,一脚飞踢而出。

  男子被直接踢中了小腹,捂着肚子哀嚎一声地蹲了下去。

  “臭婊子!”另外一人的酒意顿时醒了一半,手中的酒瓶狠狠地砸了过去。

  柳眉的身影一闪避过,出手极快,直接夺过了那酒瓶,狠狠地朝着该男子的背上砸去。哐地一声脆响,酒瓶碎裂开来,男子惨叫一声倒在了地上。

  烧烤档的其他人看着目瞪口呆,目光望着柳眉的身影疾步走向远处-――

  “还真的是朵带刺的玫瑰呀。”罗峰身影站在暗处,轻语了一声,随即跟了上去,他越来越好奇,大半夜的,一个身手还勉强不错的高三女学生,怎么会神色匆忙地来到这种地方。从刚才柳眉眼神流露出来的厌恶,她对这样的地方,显然是极其排斥的。

  穿过了这片相对热闹的区域,里面是大片林立的厂房,漆黑的夜晚,偶尔有一盏灯摇晃着。柳眉的脚步迈前,紧攥着手中的刀子,眼神流露出紧张和焦虑,突然间放慢了脚步,靠着墙壁,走向了远处一个废墟般的厂房仓库。

  “薇薇,你一定不要有事啊。”柳眉低声地轻语着,眸子闪过急意。

  远处的厂房仓库前,有两道身影隐隐地晃动着。

  柳眉猫着身子注视了许久,紧握了下手中的刀子,正欲上前――

  一只手突兀搭在了她的肩膀上。

  柳眉大惊,下意识地手肘朝后猛击出去。

  啪地一声,柳眉的双手都被人抓住。

  “是我。”罗峰从背后抓住柳眉的双手,声音压低地在她的耳边响起。此刻相当于环抱着柳眉,一股淡淡的处子芳香弥漫而起,让罗峰心神轻晃了一下。

  柳眉认出了来者,就是刚刚被自己‘打劫’的司机。

  “是你?”柳眉愣住,“你怎么来了?”

  “助美女为快乐之本。”虽然很舍不得,可为了表现出自己的风度,罗峰这时松开了柳眉的双手,视线瞥了一眼前方的仓房仓库,耸肩一笑道,“你该不会是准备就这样冲进去吧?”

  柳眉认真地打量着罗峰,回想起刚刚的一幕,自己可是跆拳道的黑带高手,普通三两个大汉都不是自己的对手,可刚才,这家伙竟然轻松地将自己制服――

  “我必须要进去。”柳眉深呼了一口气,目光带着求助地看着罗峰,在这个时候,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况且这家伙看起来不简单。

  罗峰的目光注视着远处的厂房仓库,两层楼,灯光依稀,非常的破烂。“里面至少有二十个亡命之徒,你就这么冲进去,那和送死有什么区别。”

  “你怎么知道――”柳眉脱口而出。

  “我说是直觉,你信吗?”罗峰神色平静,旋即微笑了起来,“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吧。”罗峰的一阵笑容映在了柳眉的眼帘之中,此刻,他的形象在柳眉的心里神秘无比,可却清晰地给她一种很柔和,很安全的感觉。

  犹豫了下,柳眉还是将事情讲述了出来。

  一分钟后,罗峰目瞪口呆地看着柳眉――

  “柳美女,你――你就是因为一个绑架电话,就-――就这么冲出来?”罗峰的脑海中几乎下意识地冒出了四个字-――胸大无脑!

  这个美女的冲动简直超乎了他的想象。

  柳眉大半夜来这的目的,是因为她的同学,也是她在校外的同居室友郑薇被歹徒绑架到这个地方。兴许是郑薇的运气好,她有两部手机,其中一部被绑匪收走,就在一个小时前,用另外一部手机打电话给她――

  紧接着,柳眉急匆匆地在寝室里拿了一把水果刀,冲下去,然后,截下罗峰的车,为了赶时间,柳眉壮着胆子‘挟持’罗峰,最终来到这里。

  “你没有报警?”罗峰幽幽地问了一句。

  柳眉睁大眼睛,啊地轻呼了一声,“我――我忘了。”

  胸大无脑!

  罗峰的心里暗暗地再一次下了定论。

  面对着这样的事情,一般人惊慌失措后就会马上报警,而柳眉刚好相反,慌乱之下,她竟然想着单枪匹马来营救郑薇-――

  “我真的不知道要赞扬你的英勇,还是要批评你的愚蠢了。”罗峰忍不住发表了感慨。

  柳眉恼羞成怒之下,狠瞪了一眼罗峰,伸手往裤袋一摸,不禁失声道,“我手机忘了带。”

  “-――”罗峰似乎已经习惯了这个女人的‘二’了,摇摇头,目光看向了厂房仓库的方向,“虽然之前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可我刚才已经打电话报了警了。”

  不论如何,柳眉的心里还是感激眼前的这个年轻司机,今晚要不是他,自己还真的要出大乱子,柳眉的眼眸望了一眼罗峰的侧脸,宛若刀削斧凿一般刚毅,身躯笔直,浑身仿佛散发出一阵军人的气息。

  “那――那我们现在就等警察来?”无形间,柳眉似乎以罗峰为主心骨了。

  “当然不是。”罗峰转脸回来,一笑,“我报警是让他们来收拾残局。没有必要等他们来了才动手,人质在里面多待一秒钟,便多一秒的危险――这一群匪徒,其实也就跟你一样。”

  “我?”柳眉神色疑惑了起来,“怎么和我就一样了。”

  “都很不专业。” 罗峰正色地开口。

  柳眉脸颊一辣。没等她开口,罗峰已经转身再度望向厂房仓库,喃喃地开口,“这样的布置,简直是漏洞百出!随便一个利剑兵,都可轻易将他们一举端掉啊――”

  “你说什么?”柳眉没有听清罗峰的话。

  “我说-――”罗峰嘿地一笑,“柳美女,你的室友是不是美女?如果是的话,我就要英雄救美了!哈哈!”

  柳眉无语地看着罗峰,她不知道这个家伙哪一面才是他的真实一面。

  “你在这等我。”罗峰打量片刻之后,抛下了一句话,旋即身影紧贴着墙壁,一窜而出,进入了这厂房前的草丛中,身影隐秘地向前。

  柳眉捂住了嘴巴,她没想到罗峰竟然突然间出发了,而且,还是要单枪匹马的一个人。

  他不是说里面至少有二十个匪徒吗?他毫不畏惧地冲了过去――

  他到底是谁?

  柳眉望着罗峰消失的方向,虽然她是跆拳道高手,可自问自己如果要靠近厂房仓库的话,绝对没有罗峰此刻展现出来的游刃有余。他仿佛将身边的每一草一木,都利用得淋漓尽致,很快,身影抵达仓房旁的墙壁,倏然无息地靠近门口的两人。

  在柳眉的目光注视下,黑影一晃,那两道身影直接无息地倒下――

  “成功了。”柳眉忍不住兴奋地轻握了下拳头,忘记了罗峰的交代,急忙大步地冲了过去。

  “我跟你一起进去救人。”还没等罗峰开口,柳眉已经是压低着声音,同时,柳眉将手中的那把水果刀递向罗峰, 罗峰看也不看一眼,“我不玩小孩子的玩意――跟在我后面。”

  “小――小孩子玩意?”看着罗峰的背影,柳眉气不打一处出来。

  这家伙也太嚣张了吧。

  第3章 英雄救美不好当

  但是,柳眉很快便发现,什么是嚣张的资本。

  眼前这一个谜一般的男人,简直强大得超乎了她的认知。在他的面前,这个这个所谓的跆拳道黑带,简直是不值一提,从外面到仓库内侧,一路过来,他仿佛对这里的一切都了如指掌,凭借着夜色的虚掩,一路杀进去,丝毫不惊动一个匪徒,便将七八人放倒在地了。

  柳眉跟随在她的身后,眸子越发地睁大,望着这一个背影,眼眸无法遏抑地流露出崇拜。

  她是一个崇尚武力的女人,否则也不会高三就是跆拳道黑带了。

  在她脚下挂彩的男人简直不计其数,也正是有三两下,今晚也才会一时冲动的准备单枪匹马救人。而罗峰,今晚则让她见识到了,什么才是更加强大的男人。

  一楼寂静无声,两人已经来到了楼梯口之处,二楼依稀的灯火亮起,隐隐传来一阵笑声。

  “他们在二楼。”柳眉低声地开口。

  罗峰看了一眼柳眉,柳眉当即脸一红地低下了头,那不废话吗,两人都看得很清楚剩下的匪徒都在二楼。罗峰打量了一眼地势,旋即道,“你到楼梯口蹲守着,我翻墙上去,一会兵分两路,我负责对付匪徒,你去救人质。”

  柳眉当即点头,看着罗峰的身影飞快地消失。

  二楼宽敞的大厅,一张摇曳着的桌子前,五六个大汉正围坐着打牌,还有几个人分别在大厅各处站岗。在他们的不远处有一个破烂的门,透过门缝可以看到里面有一个身穿着红色校服短裙的女子,这时双手双脚被绑着,难以动弹。

  郑薇的嘴巴被胶布封住,她的双眸惊恐,露出了绝望之色,透过门缝看着外面正在打牌的五六个汉子,这群匪徒,正是以他们为首!郑薇不知道他们为什么绑架了自己却没打电话去自己家索要赎金。

  当时在极度慌乱之下,郑薇拿着手机一阵猛按打通了柳眉的电话,可当她挂了电话准备报警的时候,却被匪徒发现了,电话直接被摔得粉碎,并且将郑薇双手也都反绑了起来。

  外面不时的传来的狞笑声音让郑薇的身躯不由自主的颤抖着――

  因为她听到了他们的对话,他们打牌是为了自己!谁最终赢了,今晚便谁留在房间看守自己――郑薇当然可以想象得到,等待自己的,将会是什么样的噩梦。

  “哈哈-――我赢了,我赢了!”一个脸庞隐隐泛着一条刀疤的男子猛站了起来,大笑,其余人都是一阵的叹息,“靠,被你走了狗屎运,这样的牌都赢了。”

  “嘿嘿,说明老子的艳福不浅呢。”刀疤男咧嘴一笑,“时候不早了,今晚早点休息,明天还得办事呢。”

  “刀疤,可是你今晚就办事了啊。”一人开口,刀疤男顿时大笑,看了一眼门缝上的那一张姣美的面容以及那一身鲜明的学生妹制服,顿时忍不住大咽了一口水,“放心,老子从来不会亏待兄弟,大不了,我不关门!”

  众多的匪徒都不禁地哈哈大笑了起来。

  声音传入了郑薇的耳内,顿时间,郑薇的娇躯强烈地颤栗了起来,仿佛看见了一只魔爪,正在伸向自己,而自己的身躯,则不停地往下坠落,马上就要跌落至深渊-――

  浑身颤抖,拼命地尝试着挣扎,可是却无法动弹半分。

  两行泪水从郑薇的眼中流下,梨花带雨。

  她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大厅外面,笑声停下来了,片刻,郑薇听到了脚步声音,朝着这边走来,这一刻,郑薇的心绞痛,已经绝望。甚至,心中升起了死志-――若是今晚被玷污了清白,那么,自己也没有任何勇气活在这世上。

  破烂的铁门被推开,发出吱的声音。

  脚步声音越来越近,虽然没有睁开眼睛,可郑薇感觉,那人已经距离自己咫尺之距。

  “郑同学,你没事吧?”一道声音突然间宛若天籁一般在郑薇的耳边响起。

  郑薇身躯刹那间颤动,不是匪徒的声音!

  猛然睁开眼睛――

  一张英俊的脸庞出现在郑薇的眼帘之中,面带微笑,双眉如剑,眼眸宛如黑夜中的明珠。

  嗖!

  呆滞了片刻后,郑薇视线顿时看向了外面――惊呆了!

  外面那几个原本还在肆意大笑着的劫匪,此时竟然一个个都无声无息地倒在了地上,生死不知。

  难道――郑薇的眼神再一次落在了眼前这一个男人的身上。

  是他?是他救了自己?

  “我跟柳眉美女一起来的。”罗峰微笑地开口。

  郑薇眼眸顿时再度流下晶莹的泪水,这种虎口逃生的感觉,让她恍若隔世。她本以为今夜注定难逃一劫了,没想到,竟然有人从天而降,将自己从深渊中救了出去。

  罗峰此时伸手给郑薇借口身上的绳索,郑薇的眼眸呆呆地看着他,眼神不禁露出一阵懊悔,自己刚才闭上眼睛,没有看到这群匪徒是如何被放倒的。但是,可以想象,眼前这个男人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放倒匪徒,一定很强大。

  “你是特种兵吗?”当罗峰为她解开双手的时候,郑薇立即撕开了捂住嘴巴的胶布,下意识地脱口而出。在她看来,一定是柳眉报警了,然后带着特种兵从天而降,将自己救出生天――如果郑薇知道,自己的那个二货闺蜜竟然忘记报警单枪匹马地跑过来救她,一定会非常痛苦的-――

  罗峰的动作停顿了一下,抬眼看着郑薇,旋即微笑地摇头,“我叫罗峰,一个普通的出租车司机罢了。”

  出租车司机?

  郑薇怔住,眼神直接流露出明显的不相信。

  这时候,外面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音飞快冲了进来-――

  “警察,不许动!”

  一支支漆黑的枪口对着罗峰。

  郑薇脸色一变,抬眼看去,一个个全副武装的武警这时冲了进来,“不要-――”郑薇几乎下意识地大喊了起来,“不要开枪,他是来救我的!”

  又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音传来。

  “薇薇!”柳眉急步冲了进去。

  “眉眉!”

  二女喜极而泣地拥抱在了一起-――

  此时罗峰在武警们的枪口之下,只能是慢慢地站了起来,门口出现一名眼神泛着冷厉威严的青年男子,是这一支武警的领队,名为邵骏华!

  邵骏华的眼神第一时间落在罗峰的身上,直接一摆手,“带走。”

  两名武警冲上,拿出了手铐。

  “等一下。”柳眉这时站了起来,“你们这是干嘛?他是来和我一起来救人的。”

  “对,是他救了我。”郑薇也急忙开口。

  “抱歉,这起案子关系重大,我们必须要彻查清楚。外面的十几个绑匪,现在全部都生死未卜-――”邵骏华的目光紧盯着罗峰,“在没有弄清这件事前,现场任何人,都有嫌疑参与这件事――郑小姐,这也是你父亲的意思。”

  此时,罗峰苦笑地摇摇头,英雄救美,看来-――英雄,确实不好当啊!

  第4章 头,对不起

  在英雄后面,往往会加上末路两个字。

  罗峰虽说没有走到末日的地步,可还是被武警枪口指着带上了警车。在郑薇和柳眉二女的极力维护下,罗峰没有被戴上手铐。

  警车开动,罗峰的身旁两名武警眼神一直保持着极高警惕地看着罗峰。

  在他们的眼中,罗峰仿佛就是一个极度危险的人物。

  如果二女所说属实的话,就是这个家伙单枪匹马地闯进去,五分钟之内解决了二十个绑匪,甚至连人质都没有惊动-――

  “你们-――放松点好吧。”罗峰看着两人,这时依然还笑得出来,“现在应该感到紧张的人是我,不是么?”

  车内的武警没有回答罗峰,罗峰自讨没趣,只有闭嘴不言了。

  这一场绑架案,惊动了整个武警大队!

  接到了报警后,武警大队几乎可以说是上下出动。

  因为被绑架的人,是羊城最出名的慈善家郑海天的独生女。

  就连这几栋武警大队的宿舍楼,都是郑海天出资建造,武警大队怎么可能对她的女儿被绑架而不上心。郑海天,在羊城可以说是一个传奇人物,崛起于八十年代,一开始是小贩出生,后来一步步上爬,如今是羊城零售行业最大的巨头之一!

  郑薇刚一下车,一名衣着雍容华贵的妇女眼眶泛红地走了过来,“薇薇-――”

  “妈。”郑薇跑了上去,投入妇女的怀抱,眼泪再次止不住地流下,对一个高三女生来讲,今晚所发生的事情,对她的冲击实在太大,此时看到母亲,自然不禁再度流泪。

  这时邵骏华也已经下车,走到了一名身穿着名贵西装的中年男子的面前,沉声地说着情况。这一名看起来相貌常常的中年男子,正是郑海天!

  很快,罗峰所在的车子抵达,在武警的戒备之下,直接将他带了进去。

  “薇薇。”一旁的柳眉当即提醒郑薇。

  郑薇也看到了,指着罗峰的背影,连忙声音急切地说道,“妈,就是他救了我,我们不能让他被含冤无故地抓进去审讯啊――”

  “对,那不是英雄该有的待遇。”柳眉也紧接着开口。

  此时,郑海天已经往这边走来,一摆手,“先回家吧。”

  “海哥。”郑薇母亲将她的话转达了一遍。

  郑海天眼眸瞥了一眼罗峰背影离去的方向,摆手一笑,“没什么,正常录个口供而已,他们不会为难他的。”

  闻言,二女方才松了一口气,转身上了车,没有注意到,郑海天的眼眸闪过了一抹厉色。

  “三更半夜,如此巧合地出现,轻易从二十个绑匪中救出薇薇-――这也未免,过于巧合了。”郑海天目光露出狠色,“不管是谁,敢对我女儿下手,准备付出百倍代价吧!”

  如果罗峰知道郑海天的想法,恐怕真的是欲哭无泪了。

  偶遇柳眉是巧合,救出郑薇,是实力!

  可是,罗峰非但没有享受到英雄的待遇,此时还直接被带到了审讯室,黑暗的审讯室内,炽烈的灯光直接投向了罗峰的脸庞,罗峰视线立即眯起,才刚刚进入审讯室坐下这椅子之后,他的双手双脚便被铐了起来。

  审讯室安静无比,只有一束灯光直射过来。

  气息寂静得可怕。

  等待片刻,没有人进来。

  “竟然还跟我玩起了心理战术?”罗峰冷笑,从邵骏华的出现到现在,他遭受的是如同犯人般的待遇,佛也有怒!罗峰轻哼了一声,直接双眼闭起,闭目养神了起来。

  隔壁的一处房间,监控录像一直注视着罗峰。

  “这家伙确实不简单,心理素质也是一流。”邵骏华神色冰冷,“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一个普通的出租车司机。我有直觉,他一定与这场绑架案有关。”

  “绑匪在送去医院的途中都醒过来了,但是都不知道有这个人的存在。”一旁的一名警员开口。

  “看来,心理战,对他来讲没有用。”邵骏华直接走了出去,迈步走向审讯室,大门打开,邵骏华的身影站在了罗峰的面前,遮挡住那一束灯光。

  “姓名。”邵骏华居高临下,淡淡声地开口。

  他虽然只有二十多岁,却已经是武警大队的一名队长,从警校毕业,邵骏华的成绩可是极其的优异。在他管辖的区域内,邵骏华的名,可是一块招牌!

  不知多少匪徒栽在了他的手中。

  一进来,便是气势的压迫,站在了罗峰的面前。

  罗峰眼眸轻闭着,一言不发。

  邵骏华视线当即冷眯了起来,“还使性子了?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啊!”最后的一喝,声音如雷,响彻震荡着整个审讯室,就连在一旁坐着做笔录的警员,这时都不禁的吓了一跳。

  可罗峰身躯丝毫不为所动。

  邵骏华的眼眸抹过一阵怒色,同时也冷笑了下。

  他见过太多的‘刺头’,很多所谓的大人物,在刚开始审讯的时候,都极其嚣张跋扈,可最后还不是得乖乖地低头。

  “在这里,你的脑袋再高傲,也得给我低下。”

  邵骏华盯着罗峰,一字一顿地开口。

  罗峰睁开了眼睛,嘴里吐出了一个字,“滚!”

  话音落下,邵骏华瞳孔猛然睁大,半响,怒极反笑了起来,“好,非常好――我倒要看看,你还能够嚣张到什么时候。”

  此时,审讯室的大门推开――

  一名警员快步走来,“邵队,大队长来了。”

  闻言,邵骏华一怔,面容旋即流露出冷笑,“竟然连大队长都惊动了,哼!以大队长的暴脾气――”邵骏华非常期待。

  很快,审讯室外便传来了一阵脚步声音。

  几道身影迈步走来,为首的一人身材高大,身躯笔直,国字脸,面容刚毅无比。此刻的神色低沉着,武警大队的大队长,彭威!

  邵骏华迎步走上来,敬了一礼。

  “查得怎么样?”彭威直接开口问道。

  邵骏华沉声说道,“还没有,那小子的嘴硬得很,始终不肯开口。”

  闻言,彭威的目光看了过去,这时候,罗峰也刚好转脸看了过来-――

  彭威瞳孔一震,面色微变了一下。

  “大队长――”邵骏华还准备开口,彭威直接一摆手,沉声道,“你们都出去。还有,把监控录像关掉。”

  邵骏华愣了下,面容顿时流露出心领神会的表情。

  这种情况下,看来,大队是准备亲自审案了!

  “是!”邵骏华扭头,幸灾乐祸地看了一眼罗峰,英雄救美?这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砰!

  审讯室的大门关闭,很快,墙角的摄像光点也消失不见。

  彭威迈步走上去。

  罗峰抬眼看着他,似笑非笑地开口,“彭大队长,好威风啊――”

  彭威面容露出了一阵苦笑,大步走上将罗峰的手铐脚铐全部解开,然后站直了身躯,神色肃然地行了一个军礼,“头,对不起!”

  第5章 这个插班生有点酷

  声音铿锵有力地落地,望着罗峰的眼神,更是充满着敬畏。

  罗峰微微摇头,神情看不出有任何一丝的波动,“不必再提这个称呼。”

  彭威瞳孔轻缩了下,没有过问,只是迈步上前,将锁在罗峰身上的手铐打开,“对不起,让头受罪了。”彭威还是没法改变自己的称呼,或者说,面对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彭威是源自内心的崇敬!

  审讯室外。

  邵骏华的身子倚在墙上,脸庞挂着一阵笑意,目光之瞥着审讯室大门的方向。

  “嘿,邵队长,你猜那狂妄的小子能够坚持多久?”身旁一名警员笑着出声,“还挺硬气的嘛,到现在竟然还没有发出惨叫声音。”

  邵骏华一笑,“再硬也是血肉构造出来的躯体,也会疼。哼!想演一出英雄救美的好戏?他也未免太将我们警方当成傻瓜了吧。大家等着看,我猜他五分钟之内,必定发出比杀猪还要惨痛的惨叫声音。”

  一阵笑。

  深夜值班,这一出‘好戏’俨然已经成为他们提神的催化剂。

  碰!

  审讯室的大门打开――

  众人的目光纷纷瞥了过去,一道身影迈步走出。

  “什么!”

  所有人纷纷惊住了,眼眸睁大到了极致。

  竟然是罗峰!

  安然无事地走了出来。

  眼镜下巴仿佛要一起跌落。

  邵骏华脸上的笑容已然僵硬住,眼睁睁地看着那一道在他们心中根本不可能走出来的身影。

  “不可能――”邵骏华看着罗峰的身影走向门口,半会,终于是忍不住振声大喝,“站住!”邵骏华大步踏上,指着罗峰,“你怎么出来了?我们彭队长呢?”

  罗峰身影轻顿了下,并没理会邵骏华,继续往外走。

  邵骏华的面容涌出了一阵怒火,下意识的将手探向了腰间,正要拔枪。

  “住手。”身侧传来一声威严怒喝。

  彭威刚毅的眼神宛若利剑般盯着邵骏华,“你在做什么?”

  邵骏华感觉整个人都直接懵住了。

  眼神充满疑惑地看着彭威,“大队长,这――”

  今夜武警大队上下都清楚一个命令,郑海天要彻查自己的女儿被绑架的事情。而其中扮演了‘英雄救美’的那小子,恰巧是最大的嫌疑人。

  他出现的太巧了。而且,在极短的时间内拿下了那么多手持凶器的匪徒,就凭他那副削瘦的身子板?

  “我已经查清楚,这件案子跟-――他无关。”彭威面容冷峻如钢板,一摆手,“集中精力去审讯那二十个被擒获的匪徒,不要再浪费时间,务必在最短的时间内,破这件绑架案。”

  邵骏华眼神深处掠过了一抹不甘,他今晚可是非常想要教训那个态度嚣张的家伙一顿,没想到,大队长的出现,反而让事情朝着自己预想不到的轨迹发展了,事已至此,他也只能无奈接受了这个事实。

  “好小子,你祈祷以后不要再落在我手上吧。”邵骏华暗暗哼了一声,思忖着,“否则,一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

  羊城,天河区。

  一辆极其普通的出租车停在了一处旧老住宅区的其中一栋房子前。

  罗峰走上三楼,打开了门。

  房间的布置非常的简洁干净,隐隐渗透出几分利索的意味。

  罗峰坐在床头,手中拿着一本书,赫然是高三年级的语文课本。

  在灯光下全神贯注第看书将近一个小时,方才将它放在了一边,揉揉眼睛,侧脸,目光望向了床头柜,上面摆放着一张相片。

  罗峰将相片拿起,凝视着。

  相片上,一袭衣着军装的女子身影,短发,眸子如同珍珠般明亮,露出宛若皓月般的银牙笑脸。

  这一笑,仿佛已经是永恒。

  “我已经回到羊城一年了,当了一年的出租车司机。”

  罗峰对着照片,神色流露出一阵追忆的惘然,喃喃地自语着。

  “一年,我想我已经适应了这种生活,你-――呢?还有,我已经熟读了高中的课程,并且好不容易的获得了紫荆中学的学籍,今天已经接到了通知,下周一,便去上学。”

  “我答应你的,一定会办到!” ――

  翌日东升,一缕阳光透过窗沿。金秋十月,紫荆中学,一派欣欣向荣的朝气。

  高三【七】班。

  “薇薇,这两天你还好吧?”柳眉走进教室,眼前一亮,大步地走上前。

  自从郑薇被绑架后,已经两天没来上课,周末柳眉没有时间去看她,今天一大早看到郑薇,自然是欣喜不已。

  “都快闷死我了。”郑薇也似乎终于找到了倾诉的对象,拉着柳眉的手,“这几天爸爸根本不给我出门半步,好不容易说服了他让我来上学,却还要带上几个烦人的家伙。”郑薇的目光瞥向了走廊。

  柳眉顺着郑薇的视线看去,走廊外面,五名身躯健壮的西装男子,虎背熊腰,神色冷峻。

  “哇!还有随身保镖啊!哈哈,薇薇,你真是太威风了,以后咱们在学校是不是也可以横着走了?”柳眉不顾形象地大笑起来。

  郑薇白了一眼这个死党,不好气地道,“我都快被他们烦死了,走一步都跟着,你试试这种感觉?”
  “切,因为他们不是帅哥吧。”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八号追书阁] 回复数字178,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柳眉再度揶揄笑起。
  教室上的学生越来越多,二女也收起了打趣,坐在位置上窃窃私语。“对了,不知道那个帅哥怎么样了?”柳眉突兀出声问道,“薇薇,你有他的消息吗?”

  郑薇一怔,稍一蹙眉,“我也不知道,我问爸爸,他什么也不肯跟我说。”

  “那天晚上,幸亏有他在呢。”柳眉轻声开口。

  郑薇的脑海中萦绕出当晚的那一幕-――

  她几乎下意识地闭上眼睛。

  那一刻,绝望浸满内心,睁开眼的一刹,却是一片光明。

  郑薇的嘴角轻轻勾起一丝笑意,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这一刻,郑薇的眸子无限地放大,嘴巴同时张开,险些忍不住惊呼起来,急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神色呆滞地望着教室门口。

  “怎么了?”柳眉顺着郑薇是视线看去,顿时间不禁地‘啊’地失声一喊。

  教室门口,两道人影。

  其中一人二女都不陌生,正是高三【七】班的班主任陈于霖。

  而他的身边,站着一个二女做梦也想不到的人。

  “竟然是他!”

  陈于霖面容带笑地领着罗峰走上讲台。

  所有人的视线都好奇地落在罗峰的身上,牛仔裤白色T恤散发出刚阳的气息,如同刀削斧凿的脸庞,眼眸深邃而明亮。

  罗峰此时也看见了郑微柳眉二女,神色稍怔,随即恢复如常。

  “同学们,我来给大家介绍一下新来的同学。”陈于霖笑着道,“从今天开始,将有一位新同学加入我们高三【七】班的大家庭。现在请他来跟大家自我介绍一下。”陈于霖示意罗峰。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八号追书阁] 回复数字178,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在众多饶有兴趣的目光注视下,罗峰上前一步。“我叫罗峰。”
      说罢,迈步走下讲台,径直迈步朝前走,到最后一排的一个角落位置坐下。所有人都愣住了。这个自我介绍,也太过简洁了吧。

  就连班主任陈于霖也是被打个措手不及,当场愣神。

  教室内一阵寂静。

  “啧啧,这个插班生有点酷!”柳眉朝着郑薇一眨眼。


[ 此貼被人下在2018-09-05 18:24重新編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