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首页  »  家庭乱伦  »  淫贱人妻-刘莹篇

淫贱人妻-刘莹篇
淫贱人妻-刘莹篇

  健身房裡,刘莹正在骑动感单车,身体随着劲爆的音乐有节奏的起伏,穿着紧身运动衣的刘莹胸前傲人的奶子划过诱人的曲线。

    刘莹27岁,结婚三年,目前还没有要孩子,丈夫王毅是一家上市企业的高管,家庭富裕,所以刘莹不需要上班,生活也很有规律,早上八点起,做做家务,午饭过后出去逛街,不想出门的话就在家逛逛网店,三点钟出门去健身房锻炼,保持傲人的身材,六点回家准备晚餐,陪丈夫吃饭。

    听起来刘莹好像是一个安分守己的家庭主妇,但事实上,可能并不是这样,越是条件好的女人内心的黑暗面就越大,总会有一些不为人知的嗜好!耳机裡的音乐突然被切换,变成熟悉的来点铃声,刘莹拿起手机,来电显示的名字正是她的丈夫王毅,刘莹眼睛一亮,嘴角翘起。

    「喂,老公,怎么啦?」甜美的声音和成熟的身体形成强烈的对比,御姐的身体配上萝莉音更是让人血脉喷张。

    「莹莹,公司临时有事,我和王总晚上八点的飞机去上海,估计要五天左右,我现在在家收拾行李,你健身回来以后不用替我准备晚饭了。

    」电话对面传来一个男性的磁性的声音,带着宠溺的语气说着。

    「好的老公,我知道了,你在外面要注意安全,衣服多带点,每天都换,回来以后我给你洗。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刘莹的嘴角似乎越加上扬了。

    挂掉电话,刘莹打开短信页面,往一个没有备注的号码发了一条短信,发完消息的刘莹也不健身了,匆匆去更衣室换衣服就回家了。

    刘莹到家的时候王毅刚出发,确定丈夫已经走了以后的刘莹走进杂物室,从最角落的一个盒子裡拿出一些东西,要是王毅看到的话肯定会大吃一惊,因为这些都是尺寸特别夸张的情趣用品,裡面的一根自慰棒的表面全部都是凸起的颗粒和橡胶软刺,而且尺寸也非常夸张,摆在那裡就像一个狰狞的狼牙棒,还有一个像是跳蛋一样的东西。

    至于为什么说是像,是因为这颗跳蛋比起一般跳蛋大很多,像一颗鸡蛋,而且表面有很多金属拉丝,这不是一颗普通的跳蛋,这是刘莹最害怕又最喜欢的东西,这个跳蛋震动频率非常夸张,一共五个档位,哪怕是最低档位都能把一个成年男性的手给震到麻木,如果开到最大档位,就算是一身腱子肉的壮汉两隻手一起用都不一定能抓牢。

    而且表面的金属拉丝花纹也不仅仅是装饰,通过遥控,可以释放低压电流,虽然是经过处理的低压电流,但其中的刺激绝对不比普通电流差,而且由于是转换过的低压电流,它可以很安全的持续输出电流,对任何一个女人来说,这样的跳蛋绝对是噩梦的代名词。

    刘莹握着跳蛋和自慰棒,眼神裡透出莫名的光。

    晚上九点,洗完澡的刘莹吹乾了头髮穿好衣服,下楼打了一辆车,当车到达目的地,刘莹从车上下来,这裡赫然就是白天刘莹健身的那家健身房!但这个时候健身房应该已经结束营业了,不过刘莹并没有走错地方,她就是要来这裡,刘莹毫不犹豫的走了进去,因为已经九点多了,健身房已经结束营业,所以这会儿健身房裡没有客人,只有两个前台小妹和七八个健身教练,打扫卫生的阿姨也已经下班了。

    「莹莹姐,你老公又出差啦?」前台的小姑娘看到刘莹以后带着莫名的笑容调侃着。

    「对啊,老公出差了,我只能来这裡过夜啊。

    」刘莹好像也很兴奋,不过没有和前台小妹多说,直接走向健身房裡的备用器材室。

    推开门,八个全身都是腱子肉,高大威勐的健身教练都在裡面,刘莹推开门的时候,八双眼睛都转了过来,看到是刘莹,八个人都露出莫名的笑容,其中一个190的壮汉站了起来,满身都是横肉,简直就是人形泰坦「贱货,已经进来了还不知道该怎么做吗?」这个人形泰坦就是健身房的老闆,姓王,酷爱健身,外号老王。

    刘莹听到法老王的话立刻开始脱衣服,没有任何犹豫,明显已经不止一次这么玩了。

    脱掉衣服以后,白皙的皮肤,傲人的乳房,上面还点缀着两颗粉色的葡萄,下面的毛也被刮掉了,看起来就像完美的白虎。

    然而下身那裡明显的插着一根自慰棒,正是下午刘莹从家裡杂物室裡拿出来的那根狼牙棒一般的自慰棒。

    「贱货,又用这一根自慰棒啊,真的是贱,明明有很多普通的自慰棒,每次来都是插这一根,很爽吗?」老王看到这跟熟悉的自慰棒轻笑道。

    「我有多骚老王你不知道吗,从结了婚没多久咱们就认识了,一直到现在,你还没认清我喜欢什么吗!」刘莹说着话走向旁边一个单人沙发上,很自然的把腿分开,架在两边的扶手上,姿势极其淫荡,整个阴户完全暴露出来,被自慰棒撑开的逼也看的一清二楚,「来吧,五天时间,给你们四天时间自由发挥。

    」话音刚落,一名健身教练就迫不及待的过去,用绳子把刘莹的两腿分别绑在两边扶手上,双手也用绳子分开绑在两边。

    「那就先给你来个开胃菜。

    」老王说完就上前,握住自慰棒的底部,在底部有一个滑动式的开关,颜色从绿色渐渐变成深红色,法老王直接把开关滑到顶,瞬间,佈满塑胶颗粒和软刺,像是流星锤一般的自慰棒顶端疯狂的旋转起来,在刘莹的逼裡疯狂搅动,速度奇快,在逼裡形成一大片空洞,要知道这跟自慰棒的尺寸非常夸张,三十多公分的长度,顶端彷真龟头直径要有七公分。

    「啊〜啊啊啊啊〜好爽,加油,狠狠地玩虐我,把我的贱逼玩坏玩烂,我就是最最下贱的贱逼骚货,啊啊啊啊啊〜」一进入状态的刘莹瞬间从高傲的女神变成了一个下贱的痴女,让人怀疑是不是同一个人。

    「啊啊啊啊啊〜」在把自慰棒打开到最大以后,老王深吸一口气,握住自慰棒的底部,勐然间狠狠地拔出,几乎全部拔出来,可以很明显的看到在阴道口,那七公分直径的回头再疯狂的甩动,随后,老王又一下子狠狠地插进去,狠狠地插到底,几乎用上全部力气一样,像是在挑战自己的极限手速,老王握住自慰棒的手玩命一样疯狂的来回摆动,把自慰棒在刘莹的逼裡进进出出。

    「啊啊啊啊啊〜好厉害,好厉害!啊啊啊啊啊〜贱逼要坏了,就要坏了啊!莹莹贱逼裡的嫩肉都要被扯出来了啊啊!!

    !啊啊啊啊啊〜」「刘莹,看你平时装那个清高的样子,你就是个下贱的贱货,随便玩虐的母畜,你比妓女还要下贱,比婊子还不要脸,把你的贱逼玩成这样子你还能高潮,爽吗贱货?」「爽啊啊啊啊啊啊〜爽死了!我就是下贱的母畜,最最下贱的母畜,求求你们玩我!虐我!啊啊啊啊啊〜我的贱逼要坏了啊啊啊啊啊〜」旁边的健身教练们听到这话瞬间忍不住了,从裤子裡掏出鸡巴,每一个都有惊人的大小,最小的一个都有二十多公分。

    一个肌肉男冲上去把鸡巴塞进刘莹的小嘴裡,刘莹像是吃到什么珍馐美味一样卖力的舔弄起来,嘴裡不住的发出闷哼。

    另一个肌肉男两手抓住刘莹的大奶子,用力揉搓,然后捏住刘莹的两个奶头,狠狠地拉扯,就像甩战绳一样,用力的甩动,手指死死揪着奶头,把奶头甩到一个夸张的长度。

    「啊啊啊啊啊,再用力一点!再狠一点!我就是个随便玩的贱货母猪!啊啊啊啊啊啊啊〜把我的奶子玩坏!用力的打它!啊啊啊啊〜」刘莹吐出嘴裡的鸡巴大声喊叫着。

    「操!你就是一个贱货,被打还能兴奋!」揪着奶头的肌肉男说完鬆开了手,握起拳头,轮圆了狠狠地一拳打在刘莹的奶子上。

    「啊啊啊啊啊〜好爽!快!继续打我的奶子!我就是你们随便玩虐的肉玩具!啊啊啊啊啊〜用力的打!狠狠地打!反正我又不是你们老婆,我只是你们的玩具,打坏了也跟你没关係!啊啊啊啊啊〜」刘莹的话就像兴奋剂,肌肉男一拳又一拳狠狠的打在刘莹的奶子上,每一拳打上去,刘莹的奶子就像一个被瞬间压扁的肉片,然后又随着力道的贯穿而不停的甩动,就像是要被打飞出去一样。

    一直用自慰棒抽插刘莹贱逼的老王满头是汗,顺手把自慰棒拔了出来。

    「不要,不要拔出来!操我的贱逼,快点!啊啊啊啊〜」「贱货,刘莹,你就是个不要脸的婊子,老公一出差就来我们这裡挨操!」老王捏住刘莹的下巴,狠狠地抽打耳光。

    老王拿出一个遥控器,遥控器两边都有一个档位式开关,当刘莹看到遥控器的时候,瞬间瞳孔紧缩,露出一副惊恐的表情,只是眼神最深处透出一丝渴望。

    「你应该带着呢吧贱货?我知道你肯定会带的,你这么下贱,怎么可能没有带呢,知道我刚刚为什么那么用力的狠狠地用自慰棒往你的贱逼裡捅吗?」老王有点得意,「你应该已经感觉到跳蛋在哪了吧?哈哈,应该已经被我顶到子宫裡了吧?」刘莹全身都在颤抖,不知道是因为恐惧还是兴奋,她都快忘了自己把那颗跳蛋塞进自己的逼裡了,现在已经明显感觉到刚刚勐烈的撞击,跳蛋已经被塞进了子宫,想到这跳蛋的威力,刘莹颤抖得更加厉害。

    在刘莹惊恐的目光中,老王慢慢的把其中一个开关调到了一档,瞬间,刘莹目光呆滞,身体不由自主的抽搐。

    「啊啊啊啊啊〜」刘莹被突然刺激到说不出话,要知道,哪怕是最低档位的震动都能把人的手震到麻木,更何况现在这颗跳蛋还在刘莹最娇嫩的子宫裡。

    「怎么样,舒服吧?嘿嘿,好玩的还在后面呢!」说着,老王直接把开关调到三档。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要死了〜要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刘莹的小腹位置明显有一个东西在不停地震动,频率大到已经完全可以看到小腹上不停凸起的球状物。

    感受到自己子宫裡的跳蛋疯狂的震动,刘莹的子宫剧烈的颤抖,贱逼就像被打开的水龙头一样,淫水氾滥成灾,身下的沙发瞬间湿了一大片。

    这时,另一个练练拿起刚刚从刘莹逼裡抽出的自慰棒,又一次狠狠地插进去,保持着最大速度的转动,像是再用软刷在刷刘莹的逼。

    「啊啊啊啊啊啊啊〜」这时候的刘莹除了高声淫叫再也说不出话了。

    「啧啧,年轻貌美的女神,第一次来健身房的时候我还以为你是个清纯的良家呢,结果却这么下贱,你老公把你当宝贝一样,挣那么多钱给你花,你呢,刘莹,你就这么报答你老公的?把自己的逼给我们玩,还要求被虐打,你真的就是个下贱的母畜,他妈的,娶了你这么个贱货真不知道你老公倒了多大的霉,你老公都没这么清楚的看过你的贱逼吧?估计平时操你的时候都捨不得用力吧?哈哈,就是个废物,还真把你这样的贱货当成宝了,你比妓女还下贱,好歹妓女是为了讨生活,你比婊子都不如,起码没有哪个婊子会喜欢这么玩,你就是人人都能操都能玩的贱种!」老王狠狠地咒骂着。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刘莹已经被玩弄的有点神志不清了,然而这才是第一天晚上,刚开始不到一个小时。

    突然,刘莹的叫声高亢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只见刘莹的逼一阵抽搐,淫水勐烈的喷出来,还在用自慰棒疯狂操刘莹的练练躲闪不及,被喷了一脸「他妈的,真骚!」老王看刘莹已经有点翻白眼了,嘴角在往下滴口水,冷笑一声就把开关给关掉了,看着刘莹已经神志不清的样子,还有旁边被喷了一脸淫水的教练「小李,让这个贱货清醒一下。

    」那个叫小李的教练二话不说,对着刘莹的贱逼狠狠地就是一拳。

    「啊啊啊啊啊啊啊〜爽死啦〜继续,不要停!」刘莹瞬间清醒,感受到自己最娇嫩的地方受到重击,不由的感觉一阵兴奋,下面的小嘴又开始一张一合的。

    小李感觉自己像是受到了侮辱,刚刚还没有用全力,这个贱货居然还不要停,小李抡起拳头,一拳接着一拳,狠狠地打在刘莹的贱逼上,淫水都被打的四处飞溅。

    「啊啊啊啊啊啊〜我就是个肉玩具!就是你们发洩的工具!别客气,狠狠地打!把我的贱逼打坏!让我再也勾搭不了男人,还有奶子,狠狠地抽!啊啊啊啊啊啊〜」                      又一个教练看不下去了,拿起边上的鞭子对着刘莹的奶子狠狠地抽打下去,一鞭子就把刘莹的奶子抽打出一条红印,刘莹身体一阵颤抖,淫水越加的多。

    老王看刘莹差不多已经完全清醒了,拿起遥控器,这次没有给刘莹任何反应时间,瞬间把跳蛋开到最大,瞬间就能看到刘莹小腹位置剧烈起伏,刘莹却没有任何反应,两眼无神,隔了几秒钟。

    「啊~~~」一声高亢的尖叫,刘莹的下身喷出一道黄色的水线!才几秒钟,刘莹已经失禁了,但尖叫依然没有停歇。

    「啊~~~」老王饶有兴趣的看着刘莹不停的扭动,尖叫,看着刘莹的贱逼以极快的频率抽搐着,眼球不停的往上翻,一副已经玩坏了的痴女母猪的模样。

    突然刘莹头一歪,昏死了过去。

    老王不紧不慢的把开关关掉,用手扶着自己接近三十公分壮硕的阳具狠狠地插进刘莹的贱逼裡,忍耐到现在,几个人早就忍不住了,轮流抽插着刘莹的贱逼,期间,刘莹醒了过来,看着自己的贱逼正在被人抽插,奶子被人狠狠地拽着,揪着奶头用力的拉扯,感觉自己特别下贱,一种无法言喻的幸福感涌上心头。

    「啊啊啊啊啊啊啊〜操死莹莹了!加油!狠狠地操我!我的贱逼就是你们的精液厕所!莹莹就是你们发洩的洩慾工具!啊啊啊啊啊〜」八个人,差不多抽插了三个多小时,加上期间还不停的虐打刘莹的奶子和贱逼,刘莹又一次昏死过去,姣好的面容配上玩到极限时流下的眼泪,口水还在顺着嘴角往下滴,由于极限的高潮,刘莹的瞳孔向上翻,还保持着昏过去之前的下贱表情。

    「行了,时间不早了,咱们出去吃个夜宵就回去睡觉吧,还有四天时间呢,不着急,哈哈!」老王看时间不早了,穿起衣服,捡起地上的自慰棒塞进刘莹的逼裡打开开关,又把跳蛋的开关开到一档就随手放在旁边,昏睡中的刘莹一声闷哼,已经被玩肿了的逼又开始流水了。

    其他几个人也穿好衣服,看了一眼只剩下身体本能在扭动的刘莹,毫不犹豫的出去关上了门,留刘莹一个人在这裡享受自慰棒和跳蛋的蹂躏。

    早上八点,老王拖着一个特大号行李箱来到健身房,其他几个人早就到了,刘莹那成熟性感的身体对任何雄性生物来说都是致命诱惑。

    「王哥,这次带了什么好东西啊这么大的箱子。

    」小李性子比较急,看到老王拿着这么大的行李箱,知道肯定都是用来玩虐刘莹的道具。

    「不急,咱们进去再说。

    」老王还保持神秘,「保证这次让刘莹这个贱货留下一个深刻的回忆,比以前那些东西好玩多了,我在网上认识的一个朋友给推荐的。

    」打开器材室的门,一股特有的雌性荷尔蒙的味道直冲鼻腔。

    刘莹依然保持着昨晚的姿势,不过自慰棒已经从刘莹的逼裡掉了出来,而且已经没电了,这自慰棒的彷真龟头可以大幅度甩动加旋转,可以保证在关掉或者没电之前决不会掉出来,刘莹的逼口大张,如果说一开始还只是一个少妇的嫩逼的话,这会儿就完完全全是一个烂逼了。

    粉色的逼肉由于长时间充血变成了深红色,逼肉长时间收到那么剧烈的刺激这会儿已经鬆鬆垮垮,甚至逼裡的嫩肉都已经脱出来一部分,刘莹胯下的沙发完全湿了,用手轻轻一压都能渗出水渍,由于自慰棒一夜的疯狂搅动,刘莹的贱逼流出了大量白浆,不容易被沙发的布料吸收,顺着刘莹的股沟在沙发上流了一大片白色,刘莹本人除了偶尔还能抽搐一下以外已经完全没了动静,如果不是还能抽搐,甚至让人怀疑已经被玩死了。

    老王手一挥,小李就去打了桶水,往刘莹的身上一泼。

    被冷水一激,刘莹慢慢清醒过来,茫然的睁着眼看向老王几个人,好像已经被玩失忆了一样,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怎么,难得你老王还能有什么新花样了吗?」刘莹已经看到老王带过来的行李箱。

    「放心吧,肯定是好东西,比以前好,这次跟以前完全不一样。

    」老王嘿嘿一笑,这次可是信心十足,以往刘莹老公出差的时候,刘莹都过来找他们虐。

    一开始还可以,后来每次结束的时候刘莹都说他们没花样,这次原本也是没什么花样的,不过老王每次都有把刘莹被玩虐的视频照片处理过后发在网站上,保证不被人看清楚脸。

    前段时间一个网友的评论引起了老王的兴趣,因为那个网友提供了很多不同的玩法,很有意思,这次老王就是准备这些道具来了,为此老王可是下了本钱了。

    老王拿起封好的注射器,一个红色一个蓝色。

    「这两个注射器裡的药可是花了我大功夫,特地从国内一个sm俱乐部托关系从国外买回来的,红色的这个是国外逼供时用的辅助药水,能让人在被刑讯逼供的时候还能保证精神亢奋,也就是说能让你非常非常清醒的体验被我们玩虐的每一个过程。

    蓝色的这个是国外为了治疗女性性冷澹开发的特殊药,功效只有一个,大幅度增长女性敏感程度,而我手裡的这个是还没稀释的药物原液,这么一针管的药物原液足够稀释出一百瓶特效药,虽然没有催情效果,不过敏感到那种程度已经不需要什么催情药了,怎么样,还不错吧?」老王不无得瑟。

    听完老王的介绍,刘莹两眼冒光,死死盯着老王手裡的两个注射器,喉头不自觉滚动了一下「那还等什么,来吧,这次可以好好享受了,每次玩不了多久就昏过去,我自己都觉得不够爽,快点吧!」刘莹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尝试了。

    老王撕开包装,把两个注射器取了出来。

    老王用水把刘莹的贱逼还有身下的白浆冲了一下,贱逼口还大张着,贱逼裡的嫩肉有一点点外翻,老王握着注射器直接扎在肉上,把两管药剂注射进去。

    没一会儿,药物就开始起作用了,刘莹不想刚才那样虽然清醒但没什么精神,现在这会儿刘莹的精神状态根好。

    老王见刘莹已经精神了,不疾不徐的从行李箱裡又拿出一样东西,「哥几个有没有兴趣玩个拔河比赛啊?」老王手裡拿的是一个迷你型的夹棍,「这玩意别看小,结实着呢,两边的绳子都是用特殊材料编制的,能承受五百公斤的拉力!」说着,老王就拿着夹棍走向刘莹,把刘莹的两个奶头放在夹棍中间,两边的绳子一拉,夹棍就把刘莹的奶头夹紧。

    「小李,胡老二,大张,你们跟我一组,大肌霸,你带着他们仨一组。

    」老王把夹棍夹好以后就分了组,把两个组的人分的还是比较平均的,两边四个人加起来力气差不多,避免一边倒的情况。

    刘莹这会儿已经完全明白老王要干嘛了,满脸写着期待,这会儿药物已经有了效果,刘莹感觉自己变得特别敏感,刚刚夹棍夹上奶头的时候差点爽到高潮。

    两边四个人都已经准备好以后老王开始倒数,「三,二,一!」数到一的瞬间,两边人同时发力,瞬间就把刘莹的两个奶头夹的变成薄薄的一片肉片。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刘莹仰头疯了一样尖叫,已经变得敏感无比的奶头被夹紧的瞬间感受到从没体验过的快感直冲脑袋,明明只是夹奶头,却让刘莹感觉比昨晚一夜过来还刺激,而且由于药剂的关係,刘莹又非常的清醒能感觉到奶头上每一丝力道的变化。

    「再用力,老王你这边不行啊,我的奶头要被肌霸拽过去了!啊啊啊啊啊〜」随着两边力气越用越大,刘莹的贱逼又开始抽搐,用了药以后敏感程度确实大大提升,只是奶头就让刘莹达到了高潮的边缘。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绳子绷得紧紧的,夹棍的两根衮似乎都要碰到一起了,刘莹的奶头根部被夹的扁扁的一片,奶头顶端却越来越涨大,粉色也变成了缺血的紫红色。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莹莹的奶头!要断了啊啊啊啊啊啊〜」刘莹的叫声越来越大,突然。

    「啪!」绳子应声而断,五百公斤的承受力对于八个用尽力气的肌肉壮汉来说终究还是不够的。

    在绳子断了的一瞬间,刘莹的贱逼突然开始剧烈抽搐,银白色的水线高高飞起,并且断断续续的。

    「哈哈,这才开始玩奶头,这贱货就潮吹了,真是废物,弟兄们,热身运动结束了就再来点更刺激的!」老王看到刘莹高潮潮吹,不屑的笑了起来,以往刘莹感觉他们没新意的那种失望的眼神总能刺激到老王的自尊心。

    从角落裡提了两个塑料桶,裡面装的是油,油裡浸泡着鞭子,不是长鞭也不是情趣散鞭,大概一米左右长度的细鞭子,泡了油以后能尽量减少抽出伤痕但有能最大程度保持被抽打的疼痛。

    老王拿起一根鞭子走到刘莹面前,虽然刚刚高潮过,而且还潮吹了,但注射了药剂的刘莹精神头依旧非常好,而且非常敏感。

    老王捏了一下刘莹的阴蒂。

    「啊啊啊啊啊啊啊〜」仅仅只是捏了一下,刘莹又一次达到了高潮,现在的刘莹几乎真的就是碰一下就高潮的状态,而且非常清醒,能百分百的感受到自己贱逼高潮时的抽搐兴奋。

    老王嘿嘿一笑,冷不丁提起鞭子,狠狠地一鞭子就抽了下去,瞬间鞭子抽打在刘莹外翻在外的逼肉上。

    「啪!」声音清脆响亮。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爽死啦〜莹莹的逼要被抽坏了啊〜啊啊啊啊啊〜」刘莹一瞬间感觉到一股无与伦比的疼痛,刺激,兴奋,在鞭子甩下去的一瞬间就高潮了。

    老王看着刘莹发情的模样,兽性大发。

    以前也用鞭子抽打过,但刘莹从没有今天这往剧烈的反应,只是一鞭子就高潮了,一种男人才能理解的自尊心爆发开来,老王就感觉自己征服了一座山峰,呼吸越来越粗重,眼睛裡也充斥着血丝。

    「啪!」「啊啊啊啊啊啊啊〜」「啪!」「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啪!」「啊啊啊啊啊啊啊〜」老王每一次用鞭子抽打下去,刘莹就在一阵尖叫声裡剧烈的高潮,偶尔老王的鞭子抽打到阴蒂的时候,刘莹就会剧烈扭动,疯狂的甩动脑袋,下身像是被电击了一样止不住的抽搐痉挛,甚至能清楚的看到露在外面的逼肉在不停的抽搐,刘莹的贱逼就像装了水龙头一样,淫水狂喷,在没有抽插的情况下,刘莹的贱逼单单是内部的抽搐就泛出了白浆。

    这场面其他几个健身教练谁还忍得住,之前虽然玩但从没像今天这样,一鞭子就是一次高潮,偶尔抽到阴蒂还有一阵剧烈的潮吹,既然忍不住了,几个人迅速的从桶裡一人拿出一根鞭子,疯狂的甩动,狠狠地抽打在刘莹的贱逼还有奶子上,一瞬间抽打的频率变成了刚刚的八倍。

    刘莹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作为女人最最娇嫩的逼肉,阴蒂,乳头被鞭子暴力抽打的每一下,在药力作用下这么多次高潮刘莹依然非常的清醒。

    「啪!」「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莹莹的逼要坏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足足抽了半个小时,几个人才停手,喘着粗气,眼中的红丝慢慢消退。

    刘莹的奶子和逼自己完全红肿,浸泡了油的鞭子虽然能保证不会抽的皮开肉绽,但那种剧烈的抽打,每一次鞭打在刘莹的身上的时候,那种崩溃的快感让刘莹完全沉浸其中,「还有吗?太刺激啦!莹莹还想要!」老王平息一下自己粗重的喘息,「贱婊子,放心吧,今天有的是你玩的!」说完就从行李箱裡拿出了一样东西,「这玩意儿是那些军事发烧友弄出来的彷真枪,用的橡胶弹,一发就能把人打出一块淤青,我准备了很多!」「哇!」刘莹一声惊呼,作为一个家裡的乖乖女,从小就被家人宠溺着,长大后,接触到性以后无意中看到了sm重口味,从一个小公主,乖乖女,他人眼中的女神,变成一个被人随意玩虐的母畜,这种反差让刘莹深深迷恋,刘莹最喜欢的就是各种崩溃虐打,平时不止一次的幻想过自己被暴力虐打。

    老王给其他几个人一人一把枪,教会几个人怎么用以后就开始瞄准刘莹的下身和奶子。

    「咻〜」橡胶弹是规则的圆柱形,所以空气阻力较大,与空气摩擦时的声音比较清晰。

    「啪!」老王率先开出一枪,直接命中刘莹的阴蒂。

    「啊啊啊啊啊啊啊要死啦要死啦!莹莹的逼要被打烂了啊!」圆柱形的橡胶弹以极大的力道狠狠地撞击在刘莹的阴蒂上,阴蒂瞬间受力,被压扁,被打到抽搐,刘莹感觉自己已经感觉不到阴蒂了,                      一种被毁坏的崩溃感充斥心头,一股水线喷薄而出。

    「哈哈,一下就漏尿了,贱货,接下来有你好受的!」老王看自己枪法不错,一击就打的刘莹失禁,顿时笑了起来。

    「是啊,接下来几天难熬呢,老王,你怎么突然这么会玩,这样下去,四天结束,我不得被你玩坏啊!」刘莹从高潮中缓过神来,看着好几把抢对着自己的贱逼,兴奋的差点再一次高潮。

    「老子有的是办法玩你,你只需要享受就行了,嘿嘿。

    」老王得意的笑了笑,没再说话,手指头勾了勾,其他几个人秒懂。

    「哒哒哒哒哒哒哒……」几个人开始连发,橡胶弹密集的集中打击在刘莹的贱逼,阴蒂上,好在之前抽打的时候鞭子上的油已经全部沾到了刘莹身上,橡胶弹打上去又滑开,没有出现太多淤青,但那瞬间撞击的力道依旧让刘莹疯狂的喊叫,每一秒都是一次绝顶的高潮,刘莹的贱逼就像漏水的破桶,淫水就像尿一样往外流,又被橡胶弹打的四处飞溅!「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刘莹只剩下尖叫,每一发橡胶弹都像打在了刘莹的灵魂深处。

    「噗!」一发橡胶弹精准的打进了刘莹的贱逼。

    「呃〜」尖叫声戛然而止,刘莹瞪大眼睛,两眼无神,喉咙裡发出无意义的闷哼,瞳孔向上翻转,嘴角流着口水。

    「啊〜」突然间的尖叫,比之前任何一次都叫的歇斯底里,贱逼就像被按下了开关,疯狂的抽搐痉挛,淫水白浆往外流动,还有失禁的尿……晚上,老王把拍下来的视频传给了社交网络上的一个人,而远在上海,王毅正在酒店裡洗澡,突然手机响了起来,打开手机,是之前一直发帖的网络好友,他发的贴都是极限虐待女性,但对方也有些发愁,因为没什么好点子,王毅在对方的帖子下面留言了,写了一些自己内心嚮往的玩法。

    王毅也是有sm爱好的,只是高等的教育以及家裡文静的娇妻让他不敢在现实生活中表现出来,所以平时内心的野兽慾望只能通过看片看贴之类的来满足,无意中看到这个人的贴,裡面的女主身材很好,跟自己的老婆身材很像,而且玩的还特别狠,王毅特别喜欢这个楼主的贴,每一次发帖,裡面的视频都让王毅撸好几次,上次给楼主留言以后对方觉得他的想法很有意思,就互相加了好友。

    打开对方传过来的视频,映入眼帘的就是已经被扒光的女人,已经处理过的视频看不到脸,但王毅就这么看着视频裡的女人幻想着自己的老婆正在被自己玩虐,想像着刘莹正在被鞭子狠狠地抽打贱逼奶子,被橡胶弹密集的打进刘莹的贱逼裡……随着视频的结束,王毅已经射了好几次,不过王毅又拿出一些纸巾,把视频调到开始,有一次开始撸了起来……几百公里外的健身房裡,深夜,刘莹依旧被绑着,而老王他们已经离开,但他们并没有忘了好好照顾刘莹,一台大功率的炮机装着尺寸大的可怕的自慰棒正在高速的抽插着刘莹的贱逼,每一次抽出都带着刘莹贱逼裡的嫩肉,几乎整根抽出,然后又狠狠地插进去,一插到底,炮机被开到最快速度,而刘莹又被绑着,这一夜刘莹是没办法休息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