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万圣节性妙夜

万圣节性妙夜
                               前言

  我怕冷,特别的怕,十月初的连绵秋雨,寒凉了多少秋……所以,虽然我最
爱秋天,可这爱里却没有希望,因为寒冬将至。我是一个传统的女孩,喜欢中国
的传统文化,古琴沉香、水墨丹青无一不爱,我尊崇孝道,保守的被同学可怜,
可我骨子里却又有挥之不去的叛逆,一些想法萦绕在心头,潮湿了梦,湿润了心,
润莹了……

  转眼已经一年了,差不多也是去年这个时候,X特万圣节狂欢夜,一直家教
森严又挺宅的我,硬是被闺蜜拉去了。夜晚十点,往往是我洗澡睡觉的时间,而
那天却是我抵达X特的时间。

             第一章、丧尸小镇

  正当我迷茫从哪买票的时候,闺蜜的男朋友晃了晃手中的票,快来啊,这边。
自动检票机没有管理人员看管,但是如果你想要逃票,会有装扮成鬼魂的工作人
员突然跳将出来哟。

  一进入园中,寂静的很,荒无人烟,空气里弥漫着一股特别的味道,远处层
层水雾氤氲而升,闺蜜小声抱怨说让你们早点出门,这可好,都没什么人,这哪
像是过节啊。

  她男友立刻反击到我不背锅,你们说几点到我一准儿能到。想起为了今晚能
出来而假装睡觉,能偷偷溜出来已经很不容易了。

  我们三个就这样百无聊赖的往前走着,小镇散落着很多木质结构的一层小房,
破败不堪,仿佛被什么怪物袭击过一样,血液,抓痕随处可见,做的还挺逼真的,
加上夜色朦胧灯光闪烁,真有点穿越电影场景的感觉。

  看这场面一定是咱们来晚了,哼,闺蜜还在嘟囔。走,那不是酒吧嘛,去看
看,她男友一马当先就进去了。我胆子挺小的跟在闺蜜身后,我俩刚到酒吧门口,
就听里面啊一声惨叫,我俩立刻愣住了,不过转瞬闺蜜来了兴致,哈哈这胆小鬼
肯定被捉弄了,说着就进去了。

  酒吧的门吱哟哟的晃动着,我心里还是挺害怕的,脑子转的飞快,想想自己
偷偷溜出来,已让我紧张不已,想着来X特就是一个大型的游乐趴,却不曾想场
景如此逼真恐怖,我的心都快到嗓子眼儿了,不禁回头,看那月光皎洁,来时的
入口早已模糊淹没在水雾中,不时的灯光闪烁似乎还有怪影晃动,顿时寒意刺骨,
咬着嘴唇冲进了酒吧。

  然而奇怪的是,酒吧里空无人一人,吧台两个红酒杯不知是什么酒,一杯颜
色艳丽的玫红和一杯浑浊冒气的绿汁。

  小萱?小萱?闺蜜也不知跑哪去了,正在四处张望的时候,突然屋里出现了
好多丧尸,就是像行尸走肉里面那样,真正害怕的时候其实非常清醒的,我根本
顾不上喊叫,嗓子仿佛被恐惧塞住了一样,只顾回头跑。

  然而酒吧门外也有大量的丧尸涌进,虽然他们行动迟缓,可却把所有出口都
堵住了,呜呜呜,这也太吓人了吧,从哪来的鬼东西啊,很快他们就把我围在了
中间,我还未理清现在的状况,所有的丧尸都在往我身上乱抓乱摸,仿佛要把我
的肉体撕裂,我哭喊着挣扎乱踹,丝毫没有作用,我的衣服都被撕碎了,一片一
片离开我的身体,小萱?小萱!!!!!救命啊,啊啊啊!!!

  这是工作人员还是真的丧尸啊,没有人能听懂我在叫什么,没有人在意我的
哭喊,当我一丝不挂的时候,被他们簇拥着抬起放到了吧台上,我刚想抬起头一
股温暖的带着浓烈酒精味道的液体泼了我一脸,那杯枚红色的酒?

  紧接着双腿被猛的扒开,绿色的酒泼满了下体,丧尸们如同见了毒品一样扑
向我,我感受到无数个温热的舌头在舔我,不知道是液体的特殊作用还是他们对
我除了饥渴的舔弄外并没有伤害,我的心突然不害怕了,也许是自己知道无法抗
拒也许是他们的舌头舔的还真不错,我居然流水了,啊,我承认我幻想过强奸,
但是不曾想是被一群……一群……

  我情不自禁的呻吟着,慢慢睁开眼,只见一群丧尸埋头在我身上舔弄,还是
好害怕,他们头破血流,眼睛暴突,少脸没皮的,可看着这样的景象,仿佛他们
在享用美餐,而我就是他们舌尖上的美味。

  这种感觉很奇怪,我体会过饥肠辘辘的食欲,那是小时候犯错被罚不能吃晚
餐的体验,而此刻的食欲却是我作为食物被被人享用的体验,而那食欲并非由于
饥饿,又自然的化成性欲让我渴望着,索取着,完全的放松着,打开了身体。

  啊!不知是哪个丧尸把伸舌头深入了小妹妹,那么强劲有力却又柔情似水,
啊,那灵巧的舌头居然灵巧的往上勾搭着舔弄,我不知道那个丧尸是倒趴着还是
因为沦为丧尸后舌头得到了奇特的改变,在塞满我阴道的同时不停的顶着我阴道
的上侧,戳弄,点碰,啊,我的G点,我的脑袋仿佛绽放的烟花,五颜六色,各
种思绪涌来,我在哪?我在做什么?心中难以启齿的渴望,那压抑许久的天性不
可抑制的迸发着。

  都说烟花如昙花,一现而重归黑夜,而此刻一波一波的侵袭,似一波又一波
的烟花,不停歇。如果这是黑夜,那此刻就是白昼,绚烂……我实在忍不住了,
那强烈的尿感仿佛一只恶魔之手,用力的将我的盆腔扒开,男友在我身上趴伏的
喘息,幼儿园护工的挑逗,隔壁大叔夏日的偷窥,网络主人威严的凶残……

  啊,各种场景各种画面冲击着我的大脑,我心跳也要炸,我感觉感知能力提
升了百倍,接收着各种信息,然而却无法承载处理,啊!极限……喷射……

  啊,我忍不住了,我哭了,淫叫着哭,我怎么这么骚,然而还未感受到泪水
的湿润,我下体仿佛喷泉一样,淫水飞溅……呼,灵魂挣脱了肉体,悬在空中看
着此刻淫荡的画面,虽然还是那么恐怖,可却也有一种奇妙的美感,说也奇怪,
那些丧尸被我的淫水喷到后就化作五彩的粉粒消散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的灵魂才浮起我的肉体,回过神来,一切似梦却真,心存
美好,又笼着恐惧的阴影,这种感觉很奇妙,可我也顾不上那么多了。慢慢坐起
来,空无一人的酒吧,扇门吱呀的摇晃着,梦幻?低头看到一丝不挂的自己,和
一滩淫水的吧台,却又证实着刚才的一切。

  衣服稀碎的散落在酒吧,鞋子早已不知去向,吧台上的两个酒杯也不见了,
只有一个纤细的香槟杯,湖蓝色的液体幽幽的旋转,我一饮而尽,呼~ 吐出一口
蓝色的烟雾,小萱?小萱??
    第二章、德古拉城堡

  回应我的只有那吱吱呀呀的门,无奈只能走出酒吧,来时的路迷雾更浓了,
仿佛那黑暗里藏着无尽,仿佛那无尽后是深渊,我转身向前走去,迎着皎洁的月
光。光影流离我看到自己纤细的肉体,性感至极,月光的银辉包裹着我,一点也
不觉得寒凉。但并不像阳光那种照射的温暖,今夜的一切都很奇妙,似乎心中有
点期待接下来的邂逅了。

  不知何时起,脚下的土地变得松软起来,周身散落着简陋的墓碑,有的墓碑
上还戳个十字架,从旁经过,唰!呼啦啦飞出一只乌鸦,嘎嘎的划过夜空,目光
在回到前方,不远处一个城堡阴森的矗立在我的面前,栅栏冰冷刺骨,藤蔓植物
肆意疯长,残破的古堡上下一片荒芜,月牙不知何时变圆了,远处传来孤狼的嚎
叫,啊,哈哈哈,还要,我要,啊……

  似乎是小萱的声音,我着急的刚要探寻,哗啦啦从高耸的大门上方飞出一片
黑压压的蝙蝠,蝙蝠远去,一切又重归寂静,然而这寂静里似乎有些簌簌的声响,
总在你不经意间出现,当你停下仔细倾听,又什么也没有。我猛然回头,树枝上
落着那只乌鸦,圆月映衬,乌鸦不住的转动脑袋,像是在看我又像是在看我身后
……

  啊,突然我整个身体就飞了起来,像是被挖掘机抓了起来似的,哇哦哦,这
可比过山车吓人多了,飞起来才发现来城堡那么高,「德古拉」三个字忽的出现
在面前,啊……啊,突然加速了,这鬼东西是要带着我撞墙么。我不禁闭上眼睛,
只顾喊叫,仿佛只有叫出来才能呼吸,啊啊啊……突然之间又扶摇直上,由于惯
性我的脚都碰到牌子了。

  啊呜~ 下雨了么?不,是淫水。一只肌肉发达,肤色古铜的狼人摸摸自己的
脑袋。

  啊,baby~ 也许是你把我插喷了,哈哈哈。小萱满脸春色妖娆着。

  哼,这淫水的味道跟你不一样。狼人说完一把将小萱翻将过去,小萱默契的
把屁股高耸,狼人呼的变成狼人形态,趴在小萱的后背上,疯狂的抽插起来。

  我分不清是害怕还是刺激,我也记不清自己下体就没干过,还是因为这突如
其来的遭遇而又分泌流淌,来不及思考太多,我被丢进了城堡里。

  地面是古老陈旧的大青石板,幽幽的透着绿光,唰的一声,烛光莹亮,跟变
魔法似的。我爬起来才发现这似乎是一个教堂,周围雕纹白柱子粗大的很,那些
烛火就在柱子上,而被柱子隔开的后面是一片黑暗。这房间好高啊,柱子上面是
一排壁画,白胖的女人袒胸露乳,像雕像的男人健硕强壮,再上面才是一层楼高
的窗户,呼,这房子得有5层楼高。

  天啊,我刚才不是被窗户外扔进来的么?我居然没事。还来不及思索这些诡
异的事情,在我面前远处尽头那尊耶稣的雕像再次将我震撼,仿佛一个蜡像一般,
逼真的很,但是不知为何却一眼便知是雕像,鸡巴好大哦,唔,这个时候我居然
还有心思花痴。

  呼,今晚注定是一个不平凡的夜啊,二十多年的傀儡虚伪生活压抑的我疲惫
不堪,而此刻的我却有一种难以名状的轻松。这难道就是神的启示?一种神圣之
感油然而生,笼罩着我,我不禁抬头望去,一个庞大的十字架威严至极,我想此
刻我的感受就像齐天大圣看到第一次定海神针那一刻的感受吧。

  突然之间,十字架发光了,我努力睁大眼睛看,那光芒中笼罩着一个英俊的
男子,肌肤雪白的似乎闪着光,猩红色的披风紧紧包裹着他,不是那夸张的立领,
还以为穿了个紧身衣呢。

  「欢迎来到地狱……」

  这声音仿佛从整个城堡的四面八方传来,仿佛从每个阴暗的角落传来,这句
话的声音还在萦绕,他就已经闪到我面前,抓住我臂膀疯狂的在教堂里穿梭飞舞,
伴随着耳边呼啸的风声是他自信强大的笑声……

  原来这个城堡或者说教堂这么大,那些柱子有三个人那么粗,那些壁画如同
真人一样大小,而耶稣那赤裸的雕像,一个龟头就有我头那么大。

  穿梭而过,烛火闪动,城堡里光影飘荡,虽然这里空无一人,只有我跟他,
但仿佛整个城堡都在随着我们而兴奋。

  不知飞了多久,他温柔的将我放在那庞大十字架的左侧,披风像是有生命一
样突然傲娇的升起,他盯着我。前一秒我眼里还是他邪魅的嘴角,下一秒他就闪
到我面前,披风把我包裹,又一秒他的舌尖舔弄着我的锁骨,脖子,下一秒只听
噌一声,仿佛宝剑出鞘,他的牙齿刺穿我的血管……

  我不禁长长的「啊……」了一声,我紧紧的抱着他,肉体收缩在他身上,灵
魂却像朵花绽放,不知是我供养了他,还是他连接了我,我醉了。那种眩晕如饮
美酒,但我不曾喝过酒,那种美妙如同窒息,但我不曾体会SM,那种忘我如吸
食毒品,可我也不曾尝试,但是我只能想到这些来描述我的感觉。血液在被吮吸,
淫水在流淌,自己在被抽离,却与此同时获得更多,没有了重力,没有了压力,
我如同空气悬浮着,啊,终于被插进来了,心中的满足感爆棚。

  才敢睁开眼,哇,我真的在空中,被他的披风托着,他用舌尖抿掉嘴角最后
一滴血,就蹭过来,像个小孩子,舌头缠绕,带着一股香甜的血腥,我竟贪婪的
吮吸……嘴里呢喃着我要。

  他虽然纤瘦却很高大,有力的手臂搂着我的后背,开始疯狂抽插,啪啪啪啪
……

  啊,我后悔说我要了,他疯狂的进入蹂躏我的肉体,我想摄像机都捕捉不到
他抽插的频率吧,我看过被狗草的女人,可他比狗还要快,还要有力。真爱如血
的狂浪,淫糜如邪的放荡,啊……啊……爱死了这感觉。

  不知何时十字架像一个飞毯平着载着我们,忽高忽低忽上忽下,城堡里回荡
着我的淫叫,萦绕着肉体的撞击,弥漫着激情的味道……我喷了,啊,他拔出肉
棒又戳进我的嘴里,我呜咽着吞咽,下体像喷泉一样一波一波的喷射,可恶的十
字架还在游荡,我想我们就像洒水车一样吧,呼~ 羞死了。

  而当十字架忽然往下矗立,我俩从顶端不住的坠落,我拼命吮吸着他的德古
拉的鸡巴,在即将接触地面粉身碎骨的一瞬间我们停止了,伴随着由于快速坠落
的惯性而弹着,一股粘稠的液体灌入我嘴,我全部吞掉了,当他把我拉起来,我
也对他邪魅一笑,将嘴角那最后一滴舔净。

  他狞笑着,披风如风雷动,潇洒的飘摇,身后的十字架不住的缩小,飞到他
手里,他扔给我闪走了,那耶稣上光芒一亮,仿佛所有汇聚了所有烛火的温度,
烛光渐渐黯淡,一切如初,只是少了十字架。我低头看看手中的十字架,不知该
去哪,周围一片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