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汽车上的口交

汽车上的口交
汽车一颠一簸地在公路上行使着,虽然是豪华型卧铺客车,但广州至南昌的
公路实在是太差了,汽车刚出了广州不久,宝宝开始叫起苦来:“这是什么车啊,
早知道听你说,去坐火车多好。”

  我暗暗偷笑,早在上个星期我们决定五一去南昌玩的时候,我就建议坐火车
去比较好,可宝宝却死活不依,说什么坐汽车有风景看,这一路景色尽收,两人
卿卿我我,多写意。我再劝多几句,她就朝我发起脾气来了,没办法,只好依着
她坐汽车去。

  早上10点的车,我们去到客运站的时候晚了点,竟然差点没位置坐,一部
三十几座的车只剩下靠最后的那张四位大座,我暗叹糟糕的时候,宝宝反而津津
自喜:“你看,坐汽车的人多少?现在的人就是会想,边坐车边看风景的感觉多
好啊,你这木头疙瘩就最不开窍!”

  我只有苦笑!这宝宝没试过坐长途汽车的苦,更没试过坐最后排坐位的滋味,
现在跟她说什么都听不进耳的,还是顺着她吧。谁叫她是我妻子呢。

  宝宝嫁给我的时候才21岁,但十七岁的时候就已经是我的老婆了,所差的
只是一纸婚约。她本名叫宝珠,我叫她宝宝她赚难听,不过当我深情地对她说,
你是我心中的宝中宝,所以才这么叫的。她的嘴把反对的话缩了回去而盖在了我
的嘴上。

  “徐明,你在想什么?为什么在偷笑?是不是肚里在笑我?”

  我的沉思在宝宝的大叫声中惊醒,宝宝的声音夸张地大,可车上的人好像麻
木似地竟然没有一个人回过着来看看。暗自庆兴中,发现宝宝的大眼睛离我的脸
不到20公分。

  “没有啊,我笑你干什么?我正在想我们以前的事呢。”

  大眼睛温和了点,但很快布满了疑问:“我们以前有什么事让你这么好笑?
看看你,笑得像贼一样。”

  我暗自防备,宝宝耍起脾气来有点令人头痛,连忙收起笑容,顺手搂过她靠
近点:“我在想刚认识你的时候给你耍得团团转呢。”

  刚认识宝宝的时候,为了追上她,我当着她一大帮朋友的面买花跪地,丑事
百出。这些都是宝宝的得意之事。果然,宝宝的大眼睛立刻充满了笑容,手指在
我额头上点了一下:“怎么?还在觉是我欺负了你?”

  微笑中,宝宝的脸突然红了起来:“我还以为你这鬼心肠的人又在想那回事
了?”

  宝宝本来就是美人儿,这含羞的模样真让人性欲高涨,我本来就只穿着条西
装短裤,下体的变化立刻让宝宝发现了,宝宝“扑哧”地笑了一声,眼睛往车厢
内扫了扫,发现没人注意我们小两口在这后面搞什么,突然起身在行李架上找起
东西来。

  我正郁闷中,宝宝又躺了回来,手里已经多了条被单,迅速地盖在了我身上,
满脸的笑意中咬着我的耳朵轻轻地说道:“帮你遮羞呢!”

  天啊,这广东五月的天气,扒光了衣服还嫌热呢,虽然客车上有空调,但盖
着个被单还是会让人以为我有毛病。

  正胡思乱想中,我刚刚要软下的肉棒受到了熟悉的攻击。宝宝的小手正隔着
短裤抚摸着我的肉棒,我连忙再次扫射车厢内的动静,车厢是双层卧铺,我们坐
的地方是最后一排的上铺,在我们之下的下铺是放东西用的,也就是说我们的下
铺没人坐。车上的人除了坐在最前排的两个女孩子在细细声不知说些什么外,其
他的都静悄悄地不知在睡觉还是怎地。而坐在我们前面的那上下四对,个个都耸
拉着头睡着觉呢。再加上车上放着音响,我们说话不用怕让他们听到。

  宝宝的手已经将我短裤的拉链拉开,我的内裤是四角裤,宝宝拉着内裤往下
拉,拉了几下也没成功。我只好自已动手把皮带解开,将肉棒从内裤解脱出来后
再把皮带绑了回去。

  肉棒从短裤的拉链口挺立在被单内闷热的空气中,我全身也随之燥热。宝宝
的手在肉棒上套弄着,嘴又凑在我耳朵边说:“怎么感觉更粗了?”说完咯咯咯
地在轻笑。

  我不由自主自已握着肉棒感觉了一下,果然似乎比平时涨了不少。宝宝曾经
帮我量过肉棒在挺起的时候的长度和周长,长为16。7CM,周长为12。4CM,
算是一般大小了。

  肉棒在宝宝小手的刺激下越来越硬,我也忍不住将被单盖在宝宝身上,撩起
宝宝的连衣裙子在她柔软的大腿恻抚摸着。顺着大腿摸到大腿根的时候,发现她
私处外的内裤已经潮湿,看着宝宝渐渐红起的脸,我突然想起她刚才说的话,问
道:“你刚才以为我这鬼心肠在想什么?”

  宝宝“呸”了一声:“还不就那回事?你能想什么?”

  “是不是以为我还在想上个星期的事?我看是你自已在想吧?怎么样,那个
李军还不错吧?”

  肉棒感到一阵痛楚,宝宝狠狠地轻声说道:“你再说我就把你小弟弟灭了。”

  我连忙投降:“好好,我不说了,不说了。宝宝,我弟弟憋得难受,要不我
们在这里……”

  “才不要,最多我用嘴帮你一下,你帮我放哨啊。”

  未等我反应,宝宝的脑袋已经钻进被单里了。肉棒很快被温暖包围,宝宝熟
悉肉棒的需要,肉棒龟头处传来一阵阵消魂的刺激。我将枕头垫高,享受着宝宝
的口交,手从宝宝连衣裙的领口伸了进去,拉开胸罩寻找到一边的葡萄粒揉捻着。

  终于,肉棒受到的刺激越来越厉害,宝宝也感受到了肉棒的跳动,嘴已经不
再上下含动而换成了手急速地套弄,舌头在龟头上来回舔动。

    “徐明,我就是喜欢跟你干,什么男人我都看不上眼。”宝宝喃喃地说。

  “你不是在别的男人身子下面得过多次高潮吗?还骗我?”

  “高潮是高潮,可我喜欢你干我。徐明,你想干那个小柔是不是?”

  我的心震了震,下体停止了抽插,看着宝宝,看着宝宝因兴奋而迷朦的眼睛,
脱口而出:“我是想干她,那种女人有几个男的不想干?你想让林浩干么?”

  宝宝下体因我的停止而不安地挺动着,搂着我脖子的手紧了紧,有点含糊不
清地说:“就知道你想干她,现在不准说,也不准想她,我要你好好干我。”

  还以为她会帮我想主意怎么可以让林浩两夫妇跟我们换妻,没想到宝宝会倒
此而止,我只好收歛心神,继续驰骋。

  宝宝下体的水声越来越大,倒底在这光天化日之下做爱还真不习惯,所以也
没换姿势。我的右手抓着宝宝的左乳用力地揉着,嘴亲吻她的脸颊,宝宝的声音
开始有点不受控制了,双脚盘在我的腰上,嘴里声声呻吟:“啊……徐明你这坏
蛋,干死我了,我不怕,你再操重点,我喜欢啊……你插得好深啊,你咬咬我的
乳头好不好,好痒……”

  可能是先前在车上射过精了,所以我即使惦记着山下的车不知道修好了没有,
一心想快点搞定,可是肉棒是还是射不出来。直干了二十多分钟,宝宝的叫声开
始减弱,但抓着我的手却越来越用力。我知道她的高潮快来了,连忙加紧抽插。

  终于,宝宝上半身突然弓起,脸色绯红,汗水将她的头发沾得不成样子了。
这是高潮的前奏,我一边用手用力揉着她的两个乳房,一边继续快速地抽插。

  “啊,我要死了,嗯……我不行了徐明,啊……你别再干了,开始难受了啊,
停了好不好?”

  每次高潮来临了她总喜欢这样求饶,不过如果你这个时候停下来了,她一定
找你拼命。我下体狠狠地挺着,粗声说道:“要我停吗?我就不停,我干死你…
…”

  宝宝的身体因兴奋而扭动着,娇喘不已:“你强奸我啊?救命啊,我老公强
奸我……呵呵……啊……,徐明!不行了……”

  “徐明不行了?徐明再干你半个钟头就不行了……”

  空气中继续回响着肉体的碰撞声,宝宝又哼又啊地胡乱叫着,我的肉棒仍然
未有射的感觉,心里越来越烦闷。而宝宝开始真的承受不住我的攻击了,肉穴一
阵抽搐后,连叫声也呈痛苦的声调了。在我耳边呢喃:“徐明……我真的不行了,
没骗你呀……你还没好吗?快点了好不好?”

  我闷闷地说:“可我射不出来,我也想泻了。”

  山下突然传来长长的汽车喇叭声音,宝宝哎呀地一声:“那车修好了?真不
是时候啊。”

  我叹了口气,从宝宝身上滚了下来,粗粗地喘着气,那射不出的感觉还真是
郁闷。

  宝宝默默地整理着衣裙,又用纸清理了下我的仍然高昂的肉棒,拍了拍我的
大腿:“走吧,别让人久等了。”

  下山要比上山快多了,回到车厢的时候还给那助驾罗嗉了一会,说这么一车
人就等我们俩个,没点自觉什么的,我也不去管他这么多,这家伙,看着也不顺
眼。

  林浩两夫妇已经在卧铺上了,我们跟他们打了声招呼,也睡了上去。感觉他
两夫妻的神情有点怪怪的,林浩似笑非笑,有点奸诈的感觉。而林小柔脸色微红,
眼不敢正视,倒像十八姑娘就要出嫁。

  他们奇怪的表情让我猜想连篇,难道他们刚才也找地方偷食来了?可两夫妻
的,就算找个地方解决下,也不用这表情吧?

  汽车颠了颠,又向前开了,只是速度慢了许多,从司机和助驾的交谈中,似
乎汽车有什么零件出问题了,要找个修理厂搞到零件才行。

  宝宝高潮后感到疲惫,躺在我怀里睡着了,我心事重重,闭着眼睛假瞑。好
一会儿,突然听到“啪”地一声像是打手掌的声音,接着听到小柔用江西客家话
低声说:“干什么?要死啊?”

  江西赣南客家话跟广东的客家话大同小异,我是会听不会说。正奇怪他们俩
夫妻在搞什么的时候,隐约听到林浩嘿嘿地傻笑说:“他们刚才搞累了,都睡啦,
不会知道的。”

  还好车上的音乐在开车时关了。所以他们虽说得小声,但还是隐约可听。我
疑心大起,他说搞累了是什么意思?难道………

  果然,小柔小声地埋怨:“都叫你别上山找他们的,你又不听,这下好了,
看到妖精打架,回去要长眼针了。”

  我的天,感情他们刚才跟着上山,看到我跟宝宝的事了?我的心跳了跳,不
作声色地继续闭眼偷听。

  林浩似乎有点兴奋:“嗬,没想到这姓徐的这么能搞啊,你看那宝妹妹给弄
得。”

  “他能搞,关你什么事?你就别说了,睡一下吧。”

  “好好好,睡一下,睡一下,等下如果车又坏了,我们也要找个地方搞一搞。”
林浩“嘻嘻”地偷笑着。

  我竖着耳朵继续听着,却未再听到他们夫妻说话了。心事重重中,竟怎么也
睡不着。

    车走得好慢,简直就是牛车在爬,所幸正是如此,我们大家都
睡了一大觉,被吵醒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车驶入一间给长途汽车旅客半路休
息的饭店,想来这种饭店的利润不错,地方占得好大,三座三层高的楼环抱而立,
中间的空地上横七竖八地停着各地而来的客车。

  助驾大声嚷嚷:“下车啦下车啦,吃个饭再休息一下,六点钟到这里集合,
听明白了,是六点钟,六点钟……”

  车上睡得久了骨头有点发酸,我用力伸了懒腰,忍不住又向小柔看去,只见
她如海棠初醒,红潮满脸,长发乱乱地更显妩媚,直看得我差点没口水滴下。

  等宝宝和小柔将头发梳好,再收拾好重要的行李,我们已经是最后下车的人
了,5点钟的太阳虽然没那么厉害,但空气仍然闷热,洗手间方便后,顺便在水
龙头旁将手脸洗了个遍,才稍为感到凉快点。

  我招呼林浩夫妇:“我说,我们找个地方吃顿饭吧,我请客。”

  林浩咧着嘴一边跟着我进饭馆一边推迟:“这怎么好意思呢?要你破费,不
太好吧……”

  小柔在他后面拉他衣角,却让他将手牵住,拖着跟住我进了饭馆。

  我让服务员在二楼找了个小房间,地方虽不大,布置却得也别致,更胜在窗
口对着那块停车的空地,我们的车如果有什么动作,可以看得一清二楚。大家围
着桌子坐好,我就叫了服务员开始点菜。

  也难怪这种饭馆建得够大,一个青菜竟然要15块,一个红烧豆腐要40块,
其它肉类的更贵,我也懒得关心价格,要了两支冰冻啤酒,将杯子逐一斟满后,
未等菜上桌便高举酒杯说道:“我说林兄弟、林妹子,这个出门贵人难遇,我们
能碰在一块也是缘分啊,来,先干了这杯先,也好解解热气呀!”

  随着碰杯的声音响起,林浩也来了两句对白:“这次出门碰到徐大哥和大嫂
也是个缘分,这杯就算是我敬你们的。”

  啤酒冻得还可以,这一杯酒下肚,连身体都觉得凉快不少。宝宝的酒量是不
错的,没想到小柔喝得也爽快,菜还没上,两支啤酒已经全被我们倒入肚里了。

  席中了解到林浩在一家印刷厂做厂长,小柔也在那家厂里做一个部门主管,
厂里的效益还不错,他们是同一个村里的人,林浩今年26岁,小柔23岁,结
婚了二年还未有生育。

  这饭馆的菜实在不怎么样,吃得我们直皱眉头,所以满桌的菜吃了半天都没
怎么动,反而酒是喝了不少。宝宝和小柔的脸都喝得红红的,俩人竟然玩起剪刀
石头布,谁输了喝半杯。不一会儿连说话都开始口吃了。而我跟林浩喝得更厉害,
见对方酒量都不错,暗里都想较量一下,一杯一杯地喝得喝水一样。

  我一喝啤酒尿就多,偏厕所离我们的包房还挺远,每次小便了回来就给林浩
笑说是不是到厕所处理了。这小子,不知道我的酒量,十来瓶啤酒我还看不上眼
呢。

  窗外看到司机找了修理工围着汽车转,看那司助气急败坏的模样,看来这部
车要行驶正常不是三两下就能搞定的事。现在的我对去南昌的计划是一点兴趣都
没有,心里倒盼着这部车能坏久点。

  酒喝多了,连感情都跟着酒气高涨,一时之间我跟林浩就像多年老友一样,
交谈甚欢。宝宝和小柔俩个则交头细耳不知在说着什么,偶尔发来几声笑声。

  小柔的脸让酒气熏得红红的,娇艳欲滴,正当我看得心动的时候,宝宝不知
跟她说了什么好笑的,她竟然向我这边瞄了过来。我连忙转过头去,对着林浩的
耳朵脱口而出说道:“小林啊,你爱人可真不错啊。”还好声音够小,要不然让
小柔听到了可真的不好意思。

  小林已有几分醉意,呵呵笑道:“哪里,哪里,嫂夫人才叫好呢。”这小子
也清醒啊,懂得咬着我耳朵说话。

  男人这东西,话一打开,那就什么都有得谈了,刚好宝宝嚷着要下去走走,
把小柔拉着说去看那边的有小溪。她们一走,我和林浩没了顾忌,话题便渐渐往
一边去了。

  “我说老弟,娶个漂亮老婆有时也是受罪吧?你说男人在外面工作够累的了,
回到家里还要喂饱老婆,要不然,老婆什么时候跟人跑了你都不知道。”我摇着
头叹着气说。

  “哈哈哈……,大哥不会就不好用了吧?我看你还行啊。刚才在山上威风得
厉害啊。”林浩指着我笑得暧昧。

  “你小子,这话是什么意思?快点从实交代。”

  林浩知道说话漏嘴了,一脸尴尬。嘿嘿傻笑不敢出声。

  我连忙安慰他:“小弟,大家都是成年人,这东西还害什么臊,你以为你两
公婆跟在我屁股后面看戏,我不知道?”

  林浩张嘴结舌:“呀,你……你知道?”

  我向他打个脸色:“怎么样,看后有什么感想?”

  林浩又是一阵傻笑,结结巴巴地说:“嘿,这个,大哥做这事,真强啊。”

  “哈哈哈……”我拍着林浩的肩膀说道:“你嫂子身材不错吧?”

  林浩对我的话显得不知所措,木讷得不知该说什么好。我笑着拿起酒杯敲了
下他的杯子,示意他干了。待杯酒下肚,我故作神秘地轻声说道:“兄弟,看我
们也有缘,我给你看些东西,不过,你可要帮我保守秘密哦。”

  在林浩满脸疑问中,我起来把房门关了,顺手把电脑包提了过来叫林浩把酒
桌收拾个空位,打开电脑,取出那张我还未欣赏过的VCD 在林浩面前晃了晃,笑
着说道:“这里面的东西,包你看了吃惊。”

  林浩似有所悟,不以为然地说道:“我还以为什么啊,这些黄碟到处都有得
买,十块钱就有一张呢。看多了,没意思。”

  
  我笑嘻嘻地道歉,对李伟说道:“李大哥,认识你这么久了,还没登门造访
呢,不知道这么晚了方便不方便?”

  李伟大喜,知道事情已经搞定,转头向许月影望去,只见许月影脸上红晕满
布,低着头玩弄着裙脚。连忙连声答应道:“方便、方便,有什么不方便的,徐
兄弟上门,欢迎之至,欢迎之至。”

  李伟住的地方不远,是个商业区,三房两厅,将近150平米的大空间让我
这个广州来的客人赞叹不止,在广州闹市内住这样房子的人除了有钱,还是有钱。

  许月影端了茶给大家喝。自从她进了家门后就一直低头不语,从她颤抖的手
中看出,她是非常紧张的。

  我示意她坐下,开门见山地说道:“是这样的,即然我们大家都达成了一致
意向,我在这里补充一点注意的事情,虽然有点破坏气氛,但这个是必要的。”

  李伟笑着说:“我们什么都不懂,有什么要说的,徐兄弟就明白着说吧。”

  我点了点头,继续向他们解说换妻游戏的规则,什么事后夫妻双方不能以此
事发生冲突,不能在伴侣不知情的情况再次约会等等。我看李伟和许月影听得很
尴尬,最后加上一句道:“交换过程中,由双方妥协是否用避孕套,这个李大哥
怎么看?”

  李伟摸了摸脑袋说:“我想,最好还是戴上吧。”

  我微笑着说:“要不这样吧,在游戏过程中由女方决定,怎么样?”

  “好,就这么办。”李伟回答。

  宝宝进房后就不肯坐下,到处参观着屋子,这时突然大惊小怪地说:“哇,
李伟,你家的浴室好大,我想洗个澡,行吗?”说完不等李伟答应就跑了进去并
关上了浴室的门。

  我拍拍手掌叫道:“好了,交换开始,大家自由活动,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别拘束了,李大哥,宝宝说要洗澡,你能陪她一起洗吗?”

  李伟张大了嘴望了望许月影,结舌地说:“可…可以吗?”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没什么不可以的,去吧。”

  李伟又望了望许月影,却见许月影站了起来向阳台走去,我往浴室使了个眼
色,李伟吸了一口气,终于走到浴室门口敲了敲,浴室门打开,宝宝探出头问道
:“怎么了?”

  “我……我能一起…”李伟话未说完,已经让宝宝抓住衣服拖了进去。我暗
自好笑,也向阳台走去。

  许月影站在阳台上望着远处,我从身后搂住她:“还习惯吗?”

  “不习惯!”她老实地回答:“李伟进去了?”

  “嗯!”我将头埋在她的肩膀上,呼吸着她头发的味道。

  “那,我们进房吧。”

  “不急,我也想洗澡呢!”

  “主人房时有洗手间,就是空间小了点,可以么?”

  “嗯!”

  李伟和许月影的卧室果然很大,特别那张大床更让我羡慕不已,如果我家里
有这么一张,四人大战时可方便多了。

  许月影拿了大浴巾给我,然后问我还需要什么,我拉着她说:“我需要你陪
我一起洗。”

  许月影红着脸说:“里面窄,两个人挤不了。”

  其实卧室里的这个洗手间只能算个厕所,放着一个马桶外,只剩下1个平米
大小的空间,小洗手盆上面镶在壁里一个大镜子旁挂着一个花洒。

  我硬是把许月影拖了进来,关上浴室门后把她按在门上,寻找到她的嘴便热
吻起来,而她迎合地送上丁香与我纠缠,我再不客气,闲出的手扯掉她的吊带,
又将她贴身小背心翻到胸上面,于是她戴着文胸的乳房终于出现在我的面前,我
不急着扯掉她的文胸,反而将自己身上的T 恤脱掉,当结实的胸膛与她紧紧贴在
一起的时候,许月影发出了一声娇喘,我立刻将她的背心往上拉,她合作地举手
任我取掉,然后马上紧紧地搂住我,仰着头让我在她的脸上亲吻。

  我的手饶到她身后寻找解除她上身最后武装的扣子,摸了一会竟然没有摸到,
正奇怪中,许月影轻轻地说道:“在前面的。”

  我恍然大悟,由于贴得太近,我竟然没发现这一点,连忙找到机关,轻轻一
解后,许月影D 级胸部随着罩杯的离开而跳出在我的眼前,雪白的肉团大而坚挺,
顶端微微向上翘,硬币大小的乳晕颜色较深,紫色的乳头像小葡萄似地在空气中
慢慢涨大,我连忙选中其中的一颗含入嘴中品尝,许月影发出轻轻地呻吟,手搂
着我的头说:“把灯关了好吗?我不太习惯这样。”

  我只好把灯关了,外面的光线从窗口中透进来,许月影白晰的身体在黑暗发
出白朦朦的光晕。我将裤子和内裤脱了,然后帮许月影了解除了裙子,准备帮她
脱内裤时,她死活不愿意,非要自己脱。

  我将水打开,温热而细柔的水从花洒中洒出,我们搂抱着任由水从头上淋下
来,我揉捏着她一边的乳房,又轻咬着另一边,另一只手在她丰满的臀部游动到
结实的大腿,顺势来到大腿根部的内恻,终于覆盖在那片芳草萋萋的根部,在草
地上几度徘徊后,我将食指试探着插入她紧夹着的大腿根部缝隙,由于她腿部的
丰满,我根本没办法做太多动作,还好此时许月影的腿松了松,获得自由的手指
立刻向神秘地带侵袭,许月影在我的上下进攻之下,只能无力地靠在墙上,时不
时发出一声低低的呻吟。

  许月影在旁边架子上取了沐浴露抺在我的身上帮我擦洗,我也照样帮她洗着,
虽然她的手在我身上游走,却使终没有碰及我的肉棒,我却没有对她客气,用沐
浴露在她私处擦了个遍。然后用水将两人的身体冲了个干净。

  我的嘴回到她的脸上吻着,喃喃地说:“嫂子,你的身体真美。”

  “别叫我嫂子,叫我月影。”许月影微喘着。

  “嗯!月影,今晚就让我们快乐吧,我急着想要了呢。”

  “在这里不方便,洗好后我们去客房吧。”

  “不,你让我先放进去一下好吗?我受不了了,不信你摸摸。”

  我拉着她的手向我肉棒摸去,当她的手抓住肉棒的时候,她全身都快软了,
要不是我用力搂着她,或许还真瘫了下去。不过,她到底已经身为人妇,马上懂
得用手套着肉棒弄了起来。

  “是我的大些,还是李大哥的大些?”我挑逗她说。

  “嗯,你的长点,他的粗点。”许月影老老实实地说。

  “那你今晚就试试长点的滋味,看看哪个好。”我邪邪地讪笑。

  “不跟你说了,你坏!”许月影呻吟着说。

  “我不放进去,你用嘴先帮帮我,好吗?”我央求。

  许月影不说话,却主动地吻我的脸,然后是嘴,再往下吻我的胸膛,我知道
她想做什么,舒服地让她服务着。果然,她在我身上一直往下吻,终于到达我的
要害之地,她蹲了下来,抬高我的肉棒亲吻我的阴囊,再用舌尖路过阴茎到达顶
端,在上面打了几个转后再将肉棒吞进了嘴里。温暖立刻包围我的龟头,她对口
交有一定技术,舌头在龟头上和冠沟中舔得我十分地舒服。

  我正享受着许月影的服务,突然看到卧室的灯亮了起来,连忙将花洒关了,
许月影也发现了不对站了起来。

  卧室传来宝宝的声音:“这是你的卧室呀?挺大的嘛。”

  我示意许月影别出声,然后轻轻地把门拉开一点,果然看到宝宝和李伟包着
浴巾在里面。我向许月影招了招手,示意让她也来看看,许月影有点不愿意,但
见我这么热切,只好凑了上来。

  李伟说道:“月影和徐兄弟不知道去哪了。”一边把门反锁上。

  “门就别锁了吧,谁爱看就让谁看看呗。”宝宝已经跳上了床,找到空调遥
控开着了空调。

  “嘿嘿,那怎么好意思。”李伟将浴巾脱掉,露出结实的身体,只是有点小
肚子而已。下体阴毛茂盛,一大团地将肉棒包着,肉棒颜色暗黑,此时直挺挺地
竖立着,果然比我较为粗大,却显得较短。

  李伟爬上了床去揭宝宝的浴巾,宝宝故意不让他揭,娇笑道:“你也不去看
看月影姐和我老公到哪去了。”

  “不用看了,一定在对面客房里了,来吧宝宝,我可急死了,你再帮我含含。”

  我明显地感到许月影贴着我的身体颤抖着,回过手在她臀部拍了拍并给予鼓
励的微笑。在她耳边轻轻地说:“你要学会结受,没什么大不了的。”她无语。

  那边李伟已经将宝宝的浴巾丢在地上,将肉棒向宝宝脸上凑了过去。宝宝抗
议道:“不亲这里了,刚才还没亲够呀?”

  李伟笑嘻嘻地说:“你再亲亲,等下让它伺候你会伺候得卖力点的。”

  宝宝“呸”地一声:“谁稀罕!”话虽这么说,却握住了肉棒含了进去吸了
两下又吐出来说:“我说你的毛可真多,长得乱七八糟的,不过蛋蛋蛮大的嘛。”

  李伟给她折磨得求饶:“好宝宝,你就别逗我了,我想和你弄久点,照你这
么逗,我就想进去了。”

  宝宝含着肉棒不说话,手在李伟的屁股上“啪”地拍了一下。

  我看时机成熟,对月影说道:“我们出去吧,要不然真要等他们玩完了我们
才能开始呢。”

  许月影正看得面红耳赤,没防到我这么一招,急声道:“那先穿上衣服呀。”

  我哪里理她,拉着她的手开了门走了出去。一边笑道:“哎呀李大哥,我不
知道你们要在这里,所以跑进来洗了个澡,打搅了真不好意思。”

  许月影挣脱我的手,双手抱着胸,脸红得不知如何是好。李伟和宝宝突然见
到我们,也是着实地吓了一大跳,宝宝抺着嘴嗔道:“出来也不先敲门,想吓死
人啊?哇,月影姐,你身材真好。”说完从床上跳了起来去拉许月影。

  李伟尴尬地望了望许月影,强笑道:“哦,其实是我不对,这个…这个没搞
清楚…”

  宝宝拉着许月影坐在床上,笑嘻嘻地说道:“月影姐,要不我们四个一起玩
吧?”

  许月影吓得站起来,连连摇头说:“不不,我…我们过隔壁去,徐明,走吧。”

  我正想挽留她四人一起,但见到她楚楚可怜、无助的眼神,心肠一软说道:
“好吧,我们过去吧。”

  出去的时候,许月影忍不住向李伟望了一眼,正碰上李伟的目光,李伟脱口
叫道:“老婆…”

  许月影眼框一红,颤声道:“玩得开心点…”

  “嗯,你也是…”李伟的回答根本没有经过思考,顺口而出。

  我忍着笑搂着许月影的肩膀走了出去,顺便帮他们关上了门。许月影将对面
的门打开,里面是间较小的房间,我关上门开了空调,急不可待地搂住她倒在床
上,在她全身亲吻着,当吻到她腿根的三角之地,她反射般地将双腿合拢,我也
不急着分开,用舌头在毛发上来回地圈动着,然后将舌头插入腿间的缝隙,只撩
动了几下,她便自动地张开了腿,于是我的舌头延着肉穴外的那条缝来回地撩动,
有时又轻咬着外露的阴唇,她很快地发出娇喘声,全身也随即绷了起来。

  当我的手指加入战团的时候,许月影的小穴已经湿透,不断涌出的爱液弄得
小穴周围糊糊一片,而我的手指按在豆豆上时,她的身体扭曲起来,嘴里发出的
呻吟不再极力压制。我一只手指插入她的穴内,一只手指放在她阴蒂上快速地运
动,她发出了销魂的叫声,伸出一只手想要阻止我带给她的无限刺激,我哪里让
她得逞,只弄得我的手臂发酸的时候,她大叫道:“我不行了,出了…出了…”

  果然,她的小穴急喷出大量的液体,喷得到处都是,而我的手上,她的大腿
根周围更是湿露露地沾满了爱液。我继续抚摸了一会,笑嘻嘻地爬在她身边,吻
了吻她问道:“感觉好吧?”

  她的脸热热的,懒洋洋地睁开眼睛却没说话,迎着我的嘴吻了吻,手探索着
找到我的肉棒套弄着。我也不想再浪费时间了,因为肉棒真的涨得很难受,对她
说道:“我想要了,需要戴上套吗?”

  “套在那间房里有,这里没有啊,怎么办?”刘月影说。

  我皱起眉头:“那怎么办?我过去拿吧,你等等我。”

  许月影一把拖住了我,将我往她身上拽:“那就不戴吧,要是在最后你能够
在外面射就外面射,要是来不急,那…那…”

  “那就射进去?”我接着说。

  “嗯!”许月影又是一阵娇羞。

  我大喜,翻身上马后也不急着进去,搂着她吻着,而许月影则将又腿分开抬
高,等待我的进入。我温柔地说:“帮我进去好吗?”

  许月影轻笑一声说了句:“坏蛋!”把手探到下体抓住我的肉棒对准后说道
:“好了,进来吧。”

  我捉弄她,只把龟头轻轻分开小穴,却迟迟不肯进去,许月影有点急了,娇
嗔道:“坏蛋,怎么还不进去?”

  “你求我,我就进去。”我讪笑道。

  许月影扭了扭身体,含水的眼睛望着我幽怨地说:“我一个好好的有夫之妇
今天跟你发生这关系,你还要折磨我,真恨心啊。”

  听到她的这句话,那禁忌的欲火猛地从我肚里燃烧,再也忍受不住,下体狠
狠地向前一送,在两人同时发出一声呻吟后,我的肉棒彻底地进入了她的体内。

  “怎么样?”我喘着粗气问。

  “什么怎么样?”刘月影紧紧地抱着我。

  “说说和丈夫之外的男人做爱的感觉。”我向别人的老婆问此类的问题,从
她们口中说出的感受能让我兴致更高。

  “别问我,求你了。”刘月影向我求饶。

  我用力地挺着下体,刘月影流出的爱液弄得我下体到处都是,粘糊糊的,而
肉棒在小穴内的冲撞更是发出一阵阵的水声。其实她的小穴算是很紧的,刚才只
不过爱液多了够顺滑,所以我的一插才可以如此顺利,如今我的肉棒开始发觉里
面的紧凑,一抽一插无不带给我强烈的销魂感受。

  而我的手也没闲着,继续在她的身上游走,因为她小穴带给我的刺激太大,
我不敢抽插得太快,只是一下一下地用力顶,而我的肉棒优势也显示了出来,刘
月影忍不住呻吟道:“啊…你插得好深,到肚子里去了,那里还没试过呀。”

  “是吗?跟李大哥比,谁的更让你舒服?”我依然不放过这话题。

  “我不知道,跟你的感觉不同的,你不是我丈夫,可是却占有我,那感受不
同的。”许月影喃喃地说。

  “更刺激对吧?给不是丈夫的男人进入,是不是更刺激?”我穷追不舍地问。

  许月影没有回答,可是下体涌出的液体完全回答了我的问题,我半蹲着,将
她的腿架在肩膀上,继续一下一下地进入,两人肉体撞击起一阵阵响声,许月影
的手紧紧地抓住身下的背单,闭上眼睛承受着我的进攻,每一次进入,她就发出
一声呻吟,硕大的胸部随着身体的耸动而耸动。

  一会儿,我将肉棒拔出,示意她翻一个身,我站在床边扶着她丰满的臀部,
用肉棒分开阴唇缓缓地插了进去。这姿势似乎对许月影的刺激更大些,她上半身
立刻瘫在床上,只翘着臀部让我继续侵袭,连叫床声都变模糊了。

  一连做了半个多钟头,我和她尝试着各种不同的姿势,从床上弄到床下,又
从床下弄到床上,许月影披散着头发任我摆布着,就在我感到肉棒传来的刺激越
来越强烈的时候,许月影也呈现出又将来临一次高潮的征状。我连忙爬在她的身
上环抱着她的头,吻着她的嘴,揉着她的胸,下体狠狠地做最后的冲刺。

  当肉棒传来高潮即将到来的信息,我喘着粗气一边挺一边说:“我要射了,
在外面射还是射进去?”

  许月影紧紧地抱着我却没有回答,就在我高潮来临时,脑里电光火石地一闪,
正准备将肉棒拔出来体外射精,没想到许月影双腿在我腰间一盘,使我刚要拔出
的肉棒又重新推了进去,肉棒一阵紧抽,精液分了三次急喷了出来,全部射入了
许月影的体内。

  高潮是销魂的,我压在许月影身上久久没能回过神来,许月影同时到达的高
潮使肉穴抽搐着,如同按摩我的肉棒,那感觉真是太棒了。

  良久,许月影的手在我的肩膀上划着,我望了望她,送上香吻。许月影关心
地问:“累吗?”

  “累死也值得。”我笑嘻嘻地回答。

  “贫嘴!”许月影在我肩膀上轻轻地锤了一下。歪着脑袋想了想,说道:
“我很久没这么疯狂过了,真累!”停顿了一会又说道:“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

  “估计办完事了吧,要不要过去看看?”我玩弄着她的乳头问她。

  “不!我要你就这么在我身上睡着,让我多留点回忆吧。”许月影温柔地说
:“或许以后没这机会了呢。”

  被人征服的女人总会有这样的留恋。我没办法回答她,只好用继续抚摸着她。
我开始发软的肉棒还留在她的体内,这时感到受到压逼,竟然滑了出来。我吻了
吻她后起来找纸巾抺身上的液体。只见许月影肉穴上缓缓流出白色的精液,连忙
抽了张纸放在下面接住。许月影见到我的动作,脱口问:“怎么了?”

  我嘿嘿直笑:“在接我的成果呢,你看看,我射得真多。”

  许月影脸色一红,起来拍了我一下脑袋:“别闹了,我们衣服还在那边呢,
怎么去拿?”

  李伟的门竟然没有锁,我拖着许月影进去的时候,李伟和宝宝正全身赤裸地
搂在一起聊天。我笑着约他们出来聊天,并要求大家别穿衣服,李伟和宝宝笑嘻
嘻地答应。

  当我们四人一起坐在沙发上喝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二点有余了,虽然刚经
过性爱的高潮,可是大家却没有一点睡意,坐在一起聊着天,宝宝依靠着李伟,
许月影依靠着我,大家虽然都赤身裸体,可一切都突然显得那么自然,更重要的
是,大家聊着聊着,又不觉意地将这次交换时的感受和情况说了出来交流,大家
放开了胸怀聊,男人们甚至在别人老公面前动手动脚地吃着别人老婆的豆腐,都
完全没有所谓了。直到大家聊得真的累了,才各自拥着对方的老婆回房睡觉。

  第二天,我和宝宝告辞了李伟夫妇回到旅馆收拾行李准备上庐山,为了不麻
烦他们夫妇,我们决定自行游玩。就在我帮宝宝收东西的时候,突然从宝宝的旧
衣服中掉了张纸条出来,我捡起来一看,上面写着:赣州市XX路XX号。我连忙问
宝宝这是什么,宝宝想了想后大叫道:“哦,我想起来了,那是小柔姐留给我的
联系地址呢,你不掏出来我都忘记了。”

  我心里一震,脑里立刻浮现小柔那美丽的容颜,耳朵里嗡嗡响的是她的声音
:“如果天要让我以后再见到你,我就跟你做。”一时间我的思绪不知飘到了哪
里,连宝宝叫了我几声我也没听到。